在马怜双的眼里,这《极限炼丹术》乃是马家的根本。以他爷爷的性格,这《极限炼丹术》是绝对不可能传给外人的。

    眼前的秦长生,她没有见过。但是她知道这人绝对跟马家没有过多的牵扯,因此她认定秦长生是对她马家出手了。

    秦长生听到马怜双的话之后哑然失笑,他发现这马怜双虽然性情刚烈,但也配得上胸大无脑这几个字。

    这时顾盼水赶来,看到了秦长生和马怜双的交谈。

    马怜双看到自己的师父顾盼水赶来顿时有些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哪怕是再坚强的女人也会有柔软的一面。

    在这院子里,马怜双已经一个人支撑了很久了,她在等自己的师父来救她,而如果今天自己的师父救不了自己,她就只能在周峰没得逞之前引颈自戮了。

    “师父,快快与我一起杀了这狗贼!”

    “胡闹!”

    顾盼水听到马怜双的话之后,恨不得直接给马怜双打上两下。

    她也不想想,周峰没有来,这个人为什么能来?也不想想他是什么实力才能进来这种地方?

    “这可是宗主,快跪下行礼!”

    马怜双听到顾盼水的话之后脑海里面满是疑虑。

    她知道宗主病重的消息,但是如果宗主死了,继位的不应该是大师兄或者那该死的周峰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

    “还不快点!”

    在顾盼水的催促下,马怜双还是极不情愿地给秦长生行礼。

    她蹲在身子的时候,刚好没有遮挡住自己的胸口,今晚的月光很亮,照射在马怜双的沟壑上的时候甚至会反光。

    秦长生也不是故意要看,实在是眼前的场景过于震撼,任谁来都会觉得受不了。

    顾盼水有意地瞄了一眼秦长生,她暗自偷笑。果然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双儿的巨物。

    “起来吧。”

    马怜双起身,虽然她现在很不情愿,但是事实如此,她也没有办法不接受。

    秦长生接任宗主,总比那个该死的周峰好。

    顾盼水见马怜双已经接受了事实,竟然直接离开了,给秦长生和马怜双创造了一片独处的空间。

    马怜双看着自己师父的离去觉得有些奇怪,可是看师父的眼神好像是在说让她留下来不要动。马怜双只好照做。

    “我路过洛南城的时候,周峰找人去了你家,差点杀了你家满门,我出手救下了马家。”

    “果然是那该死的周峰!”

    马怜双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秦长生不仅救了她的命,还救了马家满门的命。她连忙又跪下了下来,很是认真地对秦长生说:“多谢宗主!”

    秦长生这一次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扭头走开。

    本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助马怜双,现在既然马怜双已经没事了,他就可以去着手准备其他的事情了,现在还有很多事要等着他去做,不可能因为马怜双有点大就忘掉了自己的本心。

    马怜双看着天南剑宗新任宗主的背影有些迷茫。

    这个宗主看起来英俊帅气,随意都可以让一般的少女为之心动。可是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却是有些目光躲闪。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够大了,明明之前很多男人都喜欢对着自己瞄来着。

    不愧是新任宗主,长得一表人才,人品也好,一身正气。

    她没有再去管秦长生,而是自己回到自己的洞府,准备好好沐浴更衣一番。

    马怜双在这院子里已经被囚禁了很多天了,这些天都没有沐浴,她的身上都快脏死了,所以她现在就打算宠幸一下自己的浴桶。

    “哟,这么大你也忍得住啊?”

    这个时候,沧澜熟悉的声音传到了秦长生的耳朵里。

    沧澜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可是她一开口就又把秦长生置于尴尬的境地。

    秦长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随口搪塞道:“正事要紧。”

    “这难道不是正事吗?”

    沧澜展露自己的身体,此刻的她依旧是那么娇艳明亮,让刚刚压制住自己邪火的秦长生又有些按捺不住。

    可惜眼前的沧澜不是实体,如果她是实体的话,秦长生说不定就已经让这伏羲神族的女王知道人族的强大了。

    “正事乃是修炼,不是这些事。”

    “你傻呀!你有《极限炼丹术》,现在正好又有适合炼丹的人,你不应该去找她学习炼丹吗?”

    “找她?要找不也应该找顾盼水吗?”

    沧澜一歪脑袋,本来万种风情的她此刻显得有些可爱。

    “她是青木圣体啊!你看不出来吗?”

    秦长生一愣,青木圣体?那是什么?

    “真的笨!青木圣体乃是世间最适合炼丹的体质,这种体质的人炼丹的时候会自动给丹药增添一丝青木灵气,而这份青木灵气有可能会让丹药的品质提升。再加上她有极限炼丹法,估计她现在都能炼制四品上等的丹药了。”

    听到沧澜这么说,秦长生还是很讶异的。

    马怜双年岁不超过二十五,居然已经能够炼制这么高等的灵丹,如果她的修为再提升上来,那岂不是可以炼制五品灵丹了。

    不到三十岁的五品炼丹师,这天赋恐怕在整个隐世都是难得一见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她是青木圣体的,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秦长生很是疑惑,为什么沧澜每次都能看得出来别人的体质。

    “每一个体质都有它对应的特征,只要这个特征能够显现出来,别人就可以知道。”

    “那青木圣体的体质特征是?”

    “大,特别大!”

    秦长生哑口无言,这确实是马怜双浑身上下最大的特点了。

    “所以还不快去!”

    秦长生刚走一半,就又要回去找马怜双。

    还是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自己一个宗主去找一个女弟子说要请教炼丹之术,是不是显得有些太奇怪了。

    秦长生还是觉得这么晚打扰人家女弟子不太合适。

    于是,他选择在半夜三更敲响了马怜双的房门。

    https://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