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添堵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次日巳时,雪已下了满地。

    祁霄一身锦衣立在车旁,身姿修长,眉眼昳丽。这是他入公主府一年多以来,最像驸马的一次。

    而可笑的是,这身儿衣裳竟是凤曦为了给人添堵,让手下连夜买来逼他换上的。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车!”

    马车上,一袭红衣的凤曦撩起车帘,对某人半天不动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添堵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上车?”祁霄眼底划过一丝讥讽道:“怎么?公主为了给旁人添堵,连入府时给我定的规矩都不要了?”

    众所周知,凤曦极少与他一同出街,即便出街,他也是不准上马车的……

    用这恶毒女人的话来说,能让他在马车边跟着跑,都已经是莫大的赏赐了。

    驸马?

    他不过是个连玩物都比不上的垃圾罢了。

    凤曦眼见少年那双桃花眼逐渐晦暗,显然是又特么想岔了。

    可她累了。

    她想“死”,真的。

    所以她根本就不管原主是什么人设,也不打算刷祁霄半点儿好感,直接理直气壮道:

    “规矩是死的,可你是活的啊!既然知道本宫赶着去给人添堵,那你还不快点儿上来帮忙!”

    祁霄:“……”

    他忍。

    再给他些时间,他定要杀了这女人!

    宁国公府百年煊赫,男子高官厚禄,女子入主高门。因而每年的冬至家宴,都是府里最热闹的时候。

    “人多好啊,人来的越多,一会儿某些人的脸就丢得越大。”

    穿过府中回廊,谢琅一身华服腰间坠玉,正听亲信说起凤曦带人出府,明显是往他们这儿来了的事。

    “还是您料事如神,料定了昭明公主不会乖乖听话。您放心,小的这就去调派人手,一定把府门给您守严实了!”

    亲信言语谄媚,谢琅亦得意万分:

    “看着吧,凤曦这种欺软怕硬的草包,最后定会为了进门妥协,乖乖跟小爷和二姐姐道歉的。”

    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与此同时的公主府马车上,凤曦正无聊的回顾着原主与谢晚吟、谢琅等人的爱恨情仇。

    作为万人迷女主谢晚吟的对照组,原主在前半本书里总共与对方龃龉了一百零八次,包括但不限于为了祁霄、宁国公,以及自己的面子……

    总之就是作妖必被打脸,然后恼羞成怒被群嘲。

    所以在如今的谢琅等人眼中,她大概就是只纸老虎,谁都可以踩一下。

    但很可惜,她凤曦一身反骨,生来就喜欢给人添堵!

    “对对对,把车横过去,这添堵怎么能不给他们堵严实一点呢?”

    优雅的倚着车窗,凤曦直接让天禧等人堵住了路口,断了一众宾客前往国公府正门的必经之路。

    而当有人上前询问她为何如此,以为她多少会给个合理的解释时,她竟下巴一扬道:

    “有些人啊,心眼小,气性大,别人不准她过府赴宴,她便决定让宾客们都去不了,让这家宴办不成。”

    “咯,知道本宫说的是谁么?”

    纤细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少女眉眼姝丽如骄阳下的玫瑰。

    “没错,就是本宫啊~”

    随着大道上的马车越堵越多,一直没有接到宾客的国公府也终于察觉,立刻派了管事前来交涉。

    “公主啊,这家宴乃是府里的大日子,您就别跟国公爷置气了!这办砸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不是?”

    管事甲急得面红耳赤,凤曦却一脸淡然:

    “一个本宫赴不了的宴罢了,办好了本宫也没好处啊~”

    管事甲:“……”

    “公主,国公爷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您难道忘了您前几日是怎么求得原谅的了么?”

    管事乙动之以情,凤曦晓之以理:

    “记得啊,这不是痛哭流涕行不通,所以本宫打算用强的了么?”

    管事乙:“……”

    眼见管事们蔫头巴脑,被自家父亲怒斥来解决问题的谢琅终于忍无可忍,冲上来怒道:

    “凤曦,你不要脸我们国公府还要脸!一句话,你就说这路你让不让吧!”

    凤曦:“不让。”

    谢琅:“……”

    左右不过是件服软就能进门的事儿,他根本没想到凤曦会选择硬碰硬。

    这下好了,父亲怒斥他办事不力,爷爷那儿也还压着没敢报上去。

    所以无论如何,他必须把这事儿解决了!

    想到这里,谢琅直接撸起袖子往马车上冲,准备吓唬吓唬一向色厉内荏的凤曦。

    而一众管事见此,也赶忙上前打配合,一边将这位爷往后面拉,一边对凤曦道:

    “公主啊,您还是把路让开吧,我们快要拉不住小公爷了……”

    “小公爷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一会儿咱们拉不住,他可就真要对您不客气了……”

    然后,卖力表演的他们便见凤曦非常捧场的点了点头道:

    “来吧,没事的,就我俩这关系,真用不着客气。”

    “你……”

    谢琅气急,刚要再骂,便听凤曦道:

    “本宫知道你很气,但是你先别气,因为你越气本宫就越高兴。”

    话音一落,一众老管事直接从帮忙演戏,变成了老牛拉车,拖着自家小公爷的手都快要脱臼了。

    可马车上坐的是一朝公主啊,这言语攻击还能说是姐弟嬉戏,若真动起手来,与当众挑衅皇家有何异?

    管事:“小公爷,公主乃金枝玉叶,冷静,您要冷静啊!”

    谢琅:“你们让我怎么冷静!”

    就这么看着谢琅与管事在车外拉拉扯扯,半天给不出个解决方法,凤曦终于忍无可忍的对身边人道:

    “夫君,你说他们是不是脑子有病?”

    闻言的祁霄垂眸喝茶一言不发,那双桃花眼狭长而内敛,压在锋利的眉骨下,让人瞧不出喜怒。

    凤曦想了想,她想“死”,所以她还是比较喜欢看祁霄怒。

    于是她直接夺过了少年手中的茶杯,一个反手泼在了谢琅等人身上,语气超凶道:

    “大庭广众下拉拉扯扯,你们不要面子本宫还要面子呢。听话,那边儿拉扯去,别碍着本宫添堵给驸马看!”

    祁霄:“?”

    谢琅:“?”

    众管事:“?”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大明: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