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

    李承乾的梦想。

    可不仅仅只是让凉州和秦地的百姓生活好起来。

    他是要整个大唐的百姓,都过上足以对飙后世的生活。

    “安居乐业,不愁吃穿,有活计做。”

    “治安也可以达到夜不闭户,不必再为那些山匪强盗发愁。”

    “至于社会福利,最少也要让百姓们在生病的时候有人出钱给治病的程度。”

    “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

    说到此处,李承乾的目光忽然变得暗淡:“可这对于当下的大唐来说仅仅只能算是个梦想了……”

    大唐的地域实在是太大了。

    他也不能保证每个地方都这样。

    总归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像凉州与秦地那样完整的轻工业基地。

    更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凉州与秦地那样便利的交通,能够直达西域去做生意。

    当然了。

    最最最主要的是,不是每个地方都像凉州人与秦地人那么听李承乾的话。

    要知道。

    在当下这个时期可是有许多地方的百姓都还没有开启民智。

    他们只相信鬼神,只相信自己的佃主,只相信自己的父母。

    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李承乾的心里都是有些苦涩。

    同时,他也是更加佩服后世的那些伟人。

    他们也是在民智没有全开的情况下做的这些。

    而且比起李承乾来说,他们没有可以做对标的蓝本。

    他们只能靠着心中的理想去摸着石头过河。

    可最终,他们也还是靠着心中的心念,将这一切变为了现实。

    更是在某一天,将某一个自认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踩在了脚下。

    而也就在李承乾目光幽幽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

    边上的卢婉洁忽然道了句:“有梦想,终究要比没有梦想强的多。”

    “你不正是因为自己心中的梦想,才叫凉州与秦地变成今日的样子么?”

    “若放在十年前,谁能想到,贫苦的凉州人会过上今天这样的日子?”

    “若放在十年前,谁能想到,秦地的百姓除了当兵参军之外,还能有其他的活计?”

    “当然,若是放在十年前,别人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今日的大唐能够人人有地种,人人不愁吃穿。”

    

    “外界更是没有一个外敌是大唐的对手。”

    卢婉洁直直的看着李承乾道:“这些不都是因为你的梦想么?”

    直至今日。

    她也还记得当初那个小家伙在自己面前的豪言壮语。

    当时的她只以为这小家伙是在开玩笑,只以为他是个理想主义随便说说。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

    她也愈发感觉到这个世界正在因为这个小家伙而改变。

    天下的百姓也正在因为这个小家伙开始执政,生活变得越来越好。

    而听闻卢婉洁的一番话。

    李承乾的眼眸中也闪过了一抹晶亮的光芒。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还真是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啊。”

    李承乾伸手揉了揉卢婉洁的小脑壳道:“婉洁姐姐,果然是指引我前进的明灯!”

    听他这么说。

    卢婉洁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我只是将想说的话说一说罢了。”

    卢婉洁抿了下嘴唇,眉目中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意味。

    “我也只希望,能早日看见你说的那个世界。”

    “或许到了那一天,你也真正的清闲下来了,同样也再不用出去冒险。”

    卢婉洁的眸光落在李承乾的身上,其中意味溢于言表。

    李承乾的心里同样流露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本能的将卢婉洁搂抱的更紧了一些。

    “放心。”

    “等到了那一天。”

    “我一定会选择归隐山林。”

    “用剩余所有时光来陪伴你。”

    “不止是我。”

    卢婉洁补充道:“还有清灵,还有苑鸳,还有无忧,还有……”

    “没了,没了,就这些了!”

    李承乾赶忙将她给拦住。

    他在这深情深的好好的,结果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着实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同时也让他愈发感觉自己有点渣。

    竟在不知不觉间,与这么多的女人产生了瓜葛。

    卢婉洁撇了下嘴角,伸手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头道:“放心吧,我不会吃醋的,你就只管做你的事就好,我们之间无需你操心。”

    “是啊。”

    “你们从来不叫我操心……”

    这还真就是最让李承乾庆幸的地方。

    虽说跟他产生瓜葛的女人很多,但却没几个人跳出来闹事儿。

    他也无需为家里这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操心,可以专心的将全部精力放在事业上面。

    其实有时候想想。

    那句古话说的也挺对。

    男人能不能成功,关键还是看他能不能找个好老婆。

    若是能,那老婆就能成为他的指路明灯,叫他的事业一帆风顺。

    若是不能的话,那就尴尬了。

    成天到晚,家里这点事儿就够男人烦的了,哪里还有精力应对外面呢?

    又看了会折子。

    李承乾便与卢婉洁一同走出了书房,前往卢婉洁所居住的偏殿吃了顿午饭。

    而怀了孕的女人普遍都特别能睡。

    卢婉洁也不例外。

    吃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哈切了,等到吃完了饭,那更是连眼睛都挣不开了。

    而见她这样子。

    李承乾当即叫人来伺候她休息。

    他又在房间里面坐了会,等到卢婉洁彻底睡熟,这才走出了偏殿。

    而这时候。

    小初子已经被他给扔到大明宫当监工去了。

    他也算难得有了独处的时光。

    左右环顾一眼。

    李承乾的目光也锁定在了东宫内最后一排院子上。

    刚刚与卢婉洁对话的时候,也是叫他想起了一个人来。

    一个……有点蠢,又有点可爱的人。

    李承乾勾勒着嘴角,转而东宫最北侧的一排院落走去。

    原本这里才是东宫的后花园。

    但李承乾却觉得这样的格局不太好,在后来修葺东宫的时候,就干脆将花园挪到了院子正中。

    并在这里建设起了一派院子。

    而若问,这里面哪一座院子最特别。

    莫过于西北角那座有座暖棚的大院。

    而居住在这里的人,也不是别人。

    正是当初的北漠小公主,无忧女士……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