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训练场之上,卡尔手持木剑,一下下的劈砍着,灼日让他汗流浃背。

    “很好,基础的步法你掌握的还可以了,现在我来教你牛位起势!”派恩满意的点了点头,自从卡尔救了他之后,对于卡尔他的态度好上了不少,这也是他愿意教导卡尔剑术的原因。

    卡尔不禁想到一个星期前,那个时候迪亚斯爵士找到他,和他说他的剑术还远不够,需要训练,不过迪亚斯爵士没这个空,这教练的职责自然就落在了派恩身上。

    “卡尔,你在走什么神?我的话你听到了么?”

    喝声把卡尔拉回来现实,卡尔连忙握紧了木剑,听从派恩的指挥。

    “牛位起势的名称得自其剑身走向颇似公牛伸向前方的尖角。先摆好犁位起势的架势,然后将手臂屈起,使剑柄处于略高于头顶的位置,当然还是在你后脚一侧,让剑尖指着对手面部。”派恩给卡尔简单的做了一个示范。

    “牛位起势?好怪的名字。”卡尔神色怪异,不过还是跟着照做了。

    他练的很认真,因为他知道这的确是他的短板,虽然这具身体有些肌肉记忆,但是毕竟他灵魂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不算练过剑术。

    “这就累了?果然还是太瘦弱了。”派恩看到卡尔气喘吁吁,不禁摇了摇头。

    “不累!”卡尔不服气的喊着,手上动作更加有力。

    “嘿。”派恩似乎想要嘲笑一番,不过想了想又收了嘴,走到了一边自己也开始练了起来。

    ……

    “父亲?你说什么,战争要开始了?”卡尔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驿站那边传来了消息,伦斯伯爵命令封臣们备战了,给我们的命令是要让我带足装备外加十名武装仆从,到达伦斯伯爵的领地等地指示。”迪亚斯爵士叹了口气。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早就等不及要去立下战功了!”派恩反倒是很开心,跃跃欲试的。

    爱莎夫人撇了他一眼,她一点都不想要战争,战争就代表着会死人,他很担心家里男人的安全。

    “父亲,可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装备去武装十名仆从啊?”卡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自己没有记错,不算那些草叉的话,家里的武器库除了派恩和迪亚斯爵士的武器外,也就五根长矛和一把有些破的长剑罢了。

    “哦,我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我借了一笔钱,买了些武器,我们武器是够了,而且我还给你置备了一些东西,来,你看看合不合适。”迪亚斯爵士拿出了一面盾牌,和一柄还可以的长剑。

    “这是?”卡尔看着桌子上的装备,疑惑的的问道。

    “我打算这次把你也带上。”迪亚斯爵士说道。

    “把我带上?”卡尔差点把自己下巴都惊掉了,但是看到迪亚斯爵士那认真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卡尔重新把目光移到了盾牌上,木质的盾牌以单一的红色作为底色,被印上了一只金色的雄鹰,张开双翅,显得雄武。

    这是迪亚斯家族的纹章,单一的底色代表着迪亚斯家族悠久的历史。

    卡尔迫不及待的举起来盾牌,握住了长剑,一时间显得威风凛凛。

    “嘿,你就像一只没有刺的刺猬。”派恩大笑。

    卡尔也不在意,虽然没有甲胄护身,但是有这些装备也不错了。

    “我还给你准备了一匹马。”迪亚斯爵士又接着说道。

    “还有马?”卡尔欣喜,他早就想骑上一匹马奔驰了。

    “是的,我不能让你像那些仆从一样步行,那会辱没了你的骑士血统,去看看它吧孩子。”迪亚斯爵士看出了自己孩子的眼神中的兴奋,指了指马厩的方向,说道。

    “太好了!”卡尔怪叫了一声,连忙跑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匹杂毛马,整体显得不太壮硕,但是却看得出来是健康的。

    卡尔抚摸着杂毛马的头,杂毛马微微闭上了眼睛,打了一个鼻晌。

    “父亲,它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卡尔说道。

    “哈哈哈哈哈,那看来它很亲近你呢,你试试骑上它。”迪亚斯爵士露出了些许笑容,说道。

    卡尔按照自己学过的技能,翻身上马,感受到有人骑了上来,那杂毛马身子一顿,把卡尔吓了一跳,以为这匹马想要把自己甩下去。

    不过幸好杂毛马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扭了几下也就平静下来了,似乎默认了卡尔骑在自己的身上。

    “弟弟,这匹马就和你一样瘦弱。”派恩也跟着走了出来,看到骑在马上到卡尔忍不住大笑。

    卡尔早就习惯了他的嘲讽,也不在意,反而是溜着马走了一圈,越走手法越是娴熟,到了最后已经可以完美的驾驭它了。

    “嘿,不错,有模有样的。”派恩点了点头,虽然偶尔嘲笑卡尔,但是该夸奖的地方他也不会缺。

    “好了,你需要好好熟悉一下,后天我们就要正式出发了。”迪亚斯爵士说完就返回了自己的宅邸。

    “驾……”

    感受着风声在自己耳边呼啸而过,那种快感让卡尔沉迷不已,虽然不是在大草原上策马奔腾,但是也有那种感觉了不是?

    就在这时,卡尔转过头看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派恩也骑士了自己的战马追了过来,一大一小并排而行,奔驰着。

    “大哥,我也想成为一名光荣的骑士!”卡尔突然说道。

    派恩一愣,随后露出不屑,说道:“就你那样子成为骑士?还是别丢我们迪亚斯家族的脸了。”

    卡尔乖乖闭上了嘴巴,只不过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加油吧,到时候去到战场了跟着我,我带你杀敌,说不定能让你混一个骑士出来,或者等我受封伯爵,我再册封你成为有采邑的骑士。”片刻之后,派恩的声音又远远传来,只不过他已经驾驭着战马远远抛开了卡尔,声音显得有些低。

    卡尔愣住了,随后哈哈大笑,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哈哈哈哈哈,说不定到时候是我分封领地给你呢?”

    如果此时迪亚斯爵士在的话,一定会感受到温情,这是血浓于水。

    ……

    “父亲,这些该不会就是我们的士兵吧……”卡尔楞楞的看着眼前的十名农民,吞了口口水。

    “这是我们的轻步兵,有什么问题么卡尔?”迪亚斯爵士问道。

    “轻步兵?”卡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也叫轻步兵?在卡尔的印象里,中世纪的士兵不应该是穿着甲胄,手持利剑长矛的小伙子么?

    现在他面前的是什么情况?破旧的亚麻布做的衣物,甚至有破洞没有补上,脚上穿的……天呐那甚至不是鞋子,只是拿着布裹了几层,在冬天里瑟瑟发抖。他们的年龄怕是当他父亲都够了,最老的那两个当他爷爷都勉强可以了。

    “科诺、肯多,你们也在?”卡尔注意到中间的两名农民。

    “大人。”科诺和肯多连忙站好。

    “卡尔,你认识他们?”迪亚斯爵士疑惑的看向了卡尔。

    “只是之前遇见过他们而已。”卡尔打了一个哈哈,要是把对方的猪跑出来还差点撞到他的事情说出了,他们两人怕是免不了受到惩罚。

    迪亚斯爵士也没有怀疑,只是摆了摆手,命令道:“派恩,把武器发给他们。”

    “这种事情让卡尔做就好了。”派恩不满的说道。

    迪亚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示意了一下卡尔,说道:“卡尔,那你去吧。”

    卡尔点了点头,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长矛一一分发了下去,而本来刀疤脸的那柄长剑则被发给了一个最为强壮的所谓轻步兵。

    “哺……”

    派恩驾驭着战马,慢悠悠的围着这些步兵走了一圈,战马打了一个鼻鼾,喷出了些许热气。

    农民们有些不安,但是却也不敢乱动。

    卡尔心里直摇头,这样的士兵能有什么战力?天,他们不久前还是完全没有拿过武器的农民,最多就那个草叉叉只小动物,这样的农民哪怕聚集起来又能干什么?

    卡尔现在严重怀疑,这些所谓轻步兵一见到那些身着重甲,手持马枪,佩上骑士长剑的骑士老爷,怕是当场就会崩溃了。

    不过也没办法,谁叫迪亚斯家族穷呢?他们根本养不起脱离生产的真正军士,只能这么凑合着用了。

    “卡尔,走吧,我们去酒馆喝一杯。”派恩似乎感觉有些无聊,向卡尔招呼了一句。

    “酒馆?”卡尔心神一动,对于这个年代的酒馆他早就想见识一下了。

    “父亲,你去吗?”卡尔看向了一旁的迪亚斯爵士。

    “唔,你们去吧,我要去一趟教堂,请神父来为我们的军队做祈祷。”迪亚斯爵士摇了摇头。

    做战前祈祷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因为人们认为这样可以得到上帝的祝福,哪怕是战死了也能升入天堂,如果是大贵族肯定会找有名望的修士来做祈祷,但是他们请不起,只能随便找一个神父了。

    “好吧。”卡尔点了点头,跟着派恩往酒馆的方向走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