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兹兰堡的事情告一段落,回到了多特蒙德之后,卡尔也终于迎来了一段平静的安宁的时间。

    他并没有再去追究康斯坦丁的事情,他还记得他回来的那一天,当晚康斯塔丁就找到了他。

    “伯爵大人,我知道您在调查我的身世。”

    卡尔还记得康斯坦丁讲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是多么的平静,但是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神色已经变了。

    黑衣人的办事能力他是知道的,而康斯塔丁只是他的一个法官,他的背后也只有一位爵士作为靠山,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是他却能轻易的发现这样的事情,这怎么能不让他震惊?

    只不过他也并非常人,因此很快把震惊压了下去,只是平静的等待着下文。

    “不得不承认伯爵大人您真的是一位非常有本事的人,你手下的人调查的本领也是非常的强,甚至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我现在可以直接告诉您,那一批商人的确是来找我的,是来找我这个人的。”

    “告诉我理由。”

    卡尔自己现在回忆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什么心情。

    “很遗憾,我无法告诉您理由,但是请您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您的事情,我是您的法官。”当时康斯坦丁的眼神很真挚,他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

    “而且时机到了成熟的时候,我会把一切真相都告诉您伯爵大人,还请等等。”

    卡尔沉默了,最后他选择了相信他的法官,这么多年以来,康斯坦丁已经融入了他的宫廷之中,成为了他宫廷成员重要的一环,也是他重要的伙伴。

    这么久以来,康斯坦丁从来没有出过岔子,帮助他把他的领地治理的井井有条,也从来没有做过让他为难的事情。

    那场谈话之后,他毫不犹豫的给特蕾莎下达了命令,停止一切对康斯坦丁的调查,同时派遣力量暗中保护康斯坦丁。

    “伯爵大人,大事件!”德里安修士的喊声把卡尔拉回来现实。

    “怎么了德里安?不要这么急急忙忙的。”卡尔伸了一个懒腰,挪动了一下屁股,让自己的姿势舒服些。

    “伯爵大人,真的是一件大事情,由圣城教皇冕下亲自任命的主教就要到了!”德里安修士喘着粗气,向卡尔禀报道。

    “什么?来自圣城的主教就要到了,他是什么人?”卡尔猛的坐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德里安修士。

    “那位主教的侍从就在刚刚已经到了我们的领地了,他向我们带来了那位主教的消息,他说预计再过三天左右,皮埃尔主教就会到达我们的领地。”

    “皮埃尔主教?”卡尔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

    “你知道这位皮埃尔主教是什么人吗?”卡尔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知道人只是我听他的侍从说这是一位虔诚的信徒,一直以来他都在圣城任职,但是据我的观察,我推测这位主教在圣城里应该不怎么受人待见。”德里安修士回答道。

    “不受待见?说说你的理由。”卡尔双眼微眯。

    “他的那位侍从身上的衣料并不算好,而且从他的行为举止之中,我可以看出他平时生活应该很是拮据,甚至于饮食或许也不算好,圣城那是一个富裕的地方,信徒们把他们的钱捐到了那里,那里的神父们待遇都很是不错,如果是一名受重视的主教,他的侍从再不济也不会这样。”德里安修士的观察一向很是锐利。

    “唔……这样的话那就有点意思了。”卡尔沉吟一声,不过他当然也不会只因为德里安修士观察了几句,就定下了对那位主教的背景,毕竟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不管如何,既然我们知道皮埃尔主教即将到了,作为主人,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你下去安排一下,我要举办一场宴会,为这位主教接风洗尘。”卡尔摆了摆手说道。

    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至少表面上虔诚的信徒,他必须要让那位主教满意,他表现的越是慷慨与热情,他虔诚的名声就越是广为传播,无形之中能为他带来巨大的利益。

    “遵命,伯爵大人,我一定会将这场宴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德里安修士微笑道。

    “报告,伯爵大人,有一名维基人来到了我们这里,是由黑衣人带过来的,他希望能见您一面。”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守卫走了过来。

    “维基人?这个时候维基人来我们这里做什么?”卡尔皱起了眉头,他对维基人可没什么好感。

    “伯爵大人不妨见上一面,毕竟是由黑衣人带过来的,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德里安修士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就让他进来吧。”卡尔点了点头,黑衣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一般是不会烦他的。

    不多时,一名维基人就走进了城堡大厅,一路走来,他都目不斜视,仿佛这里的奢华丝毫引起不了他的兴趣。

    “尊敬的伯爵大人,多特蒙德的统治者……”见到了最前方的卡尔,那名维基人立刻以维基人的礼仪行礼。

    “恭维的话不用说,直接进入正题吧。”卡尔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他现在可没时间听别人拍马屁。

    维基人有些尴尬,但是马上缓了过来,毕竟正事重要。

    “伯爵大人,我是斯蒂芬尼女王陛下的使者,这一次来我带来了女王陛下的吩咐。”维基使者恭恭敬敬地说道,只是谁都可以感受到,在他提到女王陛下这几个字的时候不自觉的郑重和激动。

    “女王陛下?”卡尔眉头一挑,虽然早就知道她已经自称女王了,但是当再一次听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慨这斯蒂芬妮真是野心不小啊。

    而且听说那家伙在占领了第一片土地之后,就直接使用女王这个称号了。

    不过他也不在乎,登麦卡王国并不大,最多也就等于迪尔曼人境内一位公爵的领地,它的国王也就等于一位公爵罢了,现在卡尔对这些人的敬畏少了很多,毕竟他也算是接触这一层次的人了。

    “说说吧,斯蒂芬妮女王让你来干什么?”卡尔缓缓的坐在了自己的领主宝座上,德里安修士肃立在他的旁边充当随从,毕竟与外国使者接触,要是没点排面还真不是很好。

    维基使者听到卡尔直接称呼斯蒂芬妮的名字,眼神之中闪过些许不满,他很快被他掩盖了下去,毕竟这是一个异国的君主,还是一名异教徒,你不能指望他对斯蒂芬妮有多大的尊重。

    “伪王弗里达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了,自从他篡位以来,这么多年一直施行他的残暴统治,白眼狼不会拿仁慈对待他的子民,他的行为让诸神感到愤怒,而现在已经到了他要灭亡的时候了,在女王陛下的统领下,我们将取得战争的胜利,王族高贵的血裔将会让王族的荣光重新回到王都哈肯!”维基使者高举双手,一脸兴奋和激动,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给人一种,只要女王愿意,他能直接为之献上生命的感觉。

    “好了使者,我知道你的忠诚了,但是希望你不要把这些口号喊给我听,我对此并不感兴趣,当然我会写一封信告诉斯蒂芬妮,里面会写上你的忠诚的,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而来吧。”卡尔一脸戏谑,斯蒂芬妮的确是一个洗脑的行家,居然可以用这么短的时间把他的属下洗脑的服服帖帖的,当然他知道这里面肯定不只是斯蒂芬妮的功劳,如果真要追究,或许还得追究到登麦卡王族数百年的恩威,接住祖上的余荫,斯蒂芬妮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召集足够的人手,而且还有着足够的忠诚。

    “咳咳,我这一次来,是因为女王陛下想要对伪王发动最后的进攻,我们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怎么帮助你们?”

    “出兵!”

    卡尔猛的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一名使者,片刻之后他又恢复平静,变回那副慵懒的模样,靠在自己的靠椅上。

    他直接忽略了使者前面说的斯蒂芬妮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他清楚的很,这只是一个说辞罢了,如果斯蒂芬妮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力量,肯定不会来找他这一个外人。

    “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你可能要白来一趟了,你们也知道的,我这里也并不好过,我的军队并不能随便调动。”卡尔淡淡的说道。

    使者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丝毫不急的说道:“女王陛下也知道伯爵大人有着诸多不方便,因此我们准备了一些谢礼,如果您能帮助我们,获得胜利之后,您将会得到西贝克……”

    卡尔敲打着扶手的手指微微一僵,甚至使者都可以感受到她对面的男人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西贝克?好大的手笔!”

    。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