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男爵大人,我答应你的条件,我们会派出我的长子派恩作为决斗的骑士。”迪亚斯男爵无奈,只得答应了下来。

    “哈哈,很好,我不在乎你们派出的是谁,我只知道你们输定了。”萨唔男爵轻笑,扭过头和自己身旁的骑士低声说了几句,那骑士便下了马,走了出来,举着有家族文章的盾牌,显得威风凛凛。

    而这一边,迪亚斯爵士却是脱下了自己的锁子甲给派恩换上,他不可能让自己的长子穿着一身皮革甲去与一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作战。

    两者一对比,气势上就高下立判,卡尔不禁有些为自己的大哥感到担忧了。

    看到迪亚斯爵士一套锁子甲还需要轮流用的举动,萨唔男爵眼中的轻视更甚。

    “乡巴佬。”萨唔男爵的声音很低,但是卡尔和迪亚斯爵士却也能听到,顿时感受到火起,这是在侮辱他们的尊严。

    而派恩更是怒目圆视,似乎恨不得生劈了对方,锁子甲在他身上发出铁环相碰的清脆声。

    “啧。”萨唔男爵耸了耸肩,丝毫不在意,甚至他还期待对方对他们动手呢,那样他就可以把这些人全部抓了。

    “迪亚斯家族,黑荆棘骑士迪亚斯爵士长子,派恩!”派恩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卡罗家族,骑士,克拉伦斯。”对方也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很显然他是一个没有封地的骑士,投靠于萨唔男爵。

    双方报完姓名后,就代表着战斗的开始,双方都举着盾牌,保护在自己的身前,雄鹰与巨熊之间要展开争斗。

    不过双方都没有立刻进攻,而是摆好姿势,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父亲,他们在干什么?”卡尔不解的问道,他虽然现在也算是学了些剑术,但是却依然是一个剑术菜鸟。

    “卡尔,以后剑术你真的要好好学习了,这样是不行的。”迪亚斯爵士看了他一眼,训斥道。

    不过他倒也给卡尔解惑了起来,说道:“他们这是在做好起手势,首先是对方的骑士,那是顶位气势。他保持可随时发动自上而下砍劈的姿势若对手盲目地攻过来,顶位起势可以让他以一记既快速又有力的砍劈结束战斗。而派恩则使用的是骗位起势,这种起势只需让剑尖指着地面,长刃朝下就可以了,在对手看起来这种姿势好像非常容易进攻得手,于是这会“欺骗”对手发动攻击。当对方攻击时你可以在这种防卫的基础上做许多事,比如突然抬起剑尖发动突刺,或者迅速向旁边移动脚步,然后乘对手向下砍劈时向上砍进他的胸前。”

    迪亚斯爵士的讲解很仔细,似乎生怕卡尔听不明白一样,看得出来他也希望自己的次子能在剑术上取得一些成就,至少要比现在一窍不通要好。

    卡尔咽了口口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起势居然蕴含着这么多的学问,看来这些战斗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没想到派恩居然会用这种起势,我本来以为以他的性格他会采取一些更为冒进的方式。”迪亚斯爵士有些惊讶,自己的儿子居然能收住那暴躁的性格,不过随即他又有些喜悦,这代表着他的儿子已经得到了些成长了,自己后代更为杰出这无疑是最好的喜事。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死死的盯着对方,谁也没有率先动手。

    “克拉伦斯,你这是怎么回事?还不动手,你是想让我冷死在这里么?别浪费时间了。”最后还是萨唔男爵不满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克拉伦斯无奈,但是毕竟自己还是要靠着萨唔男爵生存。

    他看了一眼派恩身上的装备,心里一琢磨,随即变化了姿势,要主动发起进攻。

    钢铁碰撞的声音清脆而响亮,早有准备的派恩显得游刃有余,格挡下了这一次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克拉伦斯看到了机会,长剑高高举起,就要劈落。

    派恩头盔下的嘴角微微上扬,以他的右脚为轴迅速旋转,躲开他的斩击,在前进的同时旋转起了手中长剑,反刃攻击起克拉伦斯的左半身。

    “漂亮的交击!”迪亚斯爵士忍不住夸赞道,虽然最后被对方千钧一发的避开了,但是毫无疑问刚才那一下是十分完美的。

    “好险。”克拉伦斯额头上微微冒起了些许汗水,再一次看了对方一眼,这一次他的眼神无比的凝重,就凭刚刚的交击就可以看出对方是一个剑术不错的剑士,自己必须要无比小心。

    而另一边,萨唔男爵的催促又一次响起,似乎对克拉伦斯刚刚的失利感到非常的愤怒。

    “该死的胖子!”克拉伦斯心中忍不住骂道,萨唔男爵对于练习剑术并不热衷,甚至于他的肥胖甚至无法让他进行一次剑术对抗,但是却不妨碍他瞎指挥。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萨唔男爵的控制欲很强,下属的人要是违背他的命令,那么绝对会受到很重的惩罚。

    这种情况让观战的卡尔想起了前世的“泉水指挥官”们,这不,没有任何区别。

    克拉伦斯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心中恼怒,但是他却不得不听从对方的命令。

    他猛的往前踏上一步,剑尖始终保持在自己的身前,随着步伐往前送去,目标直指派恩的腹部,他要完成一次突刺以扭转战局。

    “哈,来的好!”派恩不惊反喜,虽然对方的攻击极具威胁,但是却也把他自己放在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派恩一个闪避,看准了克拉伦斯暴露在他攻击范围的手臂,持剑砍落,再一个拖割。

    “啊!”虽然有甲的保护,但是这一下还是让克拉伦斯感受到了极大的疼痛,握剑的手不得不松开。

    “哐啷……”

    长剑调动地上,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

    “啪!”

    派恩不依不饶,再反手一剑,砍在了克拉伦斯的头上,万幸因为头盔的保护,克拉伦斯并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却代表着这一场决斗的失败。

    派恩把手中长剑高高举起,宣告着他的胜利。

    迪亚斯爵士楞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卡尔摇了摇他的肩膀。

    “父亲,大哥他赢了。”卡尔提醒道。

    “对对对,派恩他赢了,哈哈哈,真不错,他为我们迪亚斯家族增添了新的荣耀。”迪亚斯爵士哈哈大笑,虽然他一向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但是当派恩获胜了他还是感觉振奋。

    与这边的兴奋完全不同,萨唔男爵那边众人都识趣的保持着沉默。

    “对不起男爵大人,我输了。”克拉伦斯低着头,不敢去直视萨唔男爵的眼睛。

    “你个废物!”萨唔男爵直接破口大骂,他没想到自己的骑士居然真的输给了对方那一个乡巴佬。

    克拉伦斯很是委屈,这一次要不是萨唔男爵在那里指手画脚,他不相信自己会输!但是他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得任由对方斥责。

    “男爵大人,我想我们已经赢得了决斗,请问我们可以通过您的领地了么?”就在这个时候,迪亚斯爵士恭敬的问道。

    萨唔男爵双眼微眯,露出了像是毒蛇一样的神色。

    见对方不说话,迪亚斯爵士有些紧张,他以为对方是要反悔。

    “当然,迪亚斯爵士,你们赢得了决斗,按照诺言我自然会允许你们通过我的领地。”片刻,萨唔男爵缓缓的说道,是个人都可以听得出他声音里的不甘和愤怒。

    迪亚斯爵士长舒了一口气,这样的结局无非是最好的了。

    “哼,我们走!”萨唔男爵翻身上马,往自己的宅邸处走去,他身后的骑士和士兵也都乖乖跟上。

    “收拾队伍,继续出发,该死我们得快点了,不然就来不及了。”迪亚斯爵士招呼了一声,卡尔和派恩连忙跟上。

    只是卡尔临走前还看了一眼萨唔男爵的背影,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

    瓷器砸碎在地的声音清脆,女仆低着头恭敬的站立在一旁,不敢直视处于愤怒之中的萨唔男爵,只是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出她此时心里的害怕。

    “乡巴佬!该死的迪亚斯,还有那个派恩!不行,这一口气我绝对不可以这样咽下去。”萨唔男爵愤愤然。

    “男爵大人?”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长得像秃鹰一样的男子走了过来。

    “我的宫相,你来做什么?”萨唔男爵撇了秃鹰男子一眼。

    “男爵大人,我是来为您出主意的,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那些乡巴佬知道冒犯了您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秃鹰男子阴侧侧的说道。

    “哦?你有什么主意?”萨唔男爵皱了皱眉。

    “嘿嘿。”秃鹰男子凑到了萨唔男爵的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萨唔男爵一开始眉头皱的更深,但是随后又舒展开来,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哈哈哈哈,不错,你这个提议非常不错,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奖赏你,你先下去吧。”萨唔男爵大笑。

    秃鹰男子心中毁谤,他知道萨唔男爵这个奖赏肯定是说说罢了,但是却也不敢明说,只好退了出去。

    “嘿嘿,迪亚斯家族,我看看你们到时候要怎么样求我放过你们!”萨唔男爵脸上露出阴狠。

    迪亚斯爵士不知道,他们已经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