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卡尔!醒醒!醒醒……”

    ……

    ……

    ”嗯呵……”

    嬴鸿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只是那种昏阙感还是让他难受万分。

    “我这是……在哪儿?”嬴鸿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的视野清晰了些许。

    只是下一刻他却是愣住了,入眼的场景是一个十分简陋的房间,而且还是木质的那种,不像是现代工艺,更有点像……西方中世纪的?

    “嘶……好痛!”嬴鸿突然吸了口冷气,自己头上那种剧痛感像是要要了他的命。

    “母亲!母亲!卡尔醒过来了!”一旁,一个青年看到赢鸿坐了起来,连忙大叫着冲出了房间。

    嬴鸿脑子嗡嗡作响,乱作一团。

    “我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三个问题让嬴鸿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头又疼的厉害,乱七八糟的记忆开始涌现。

    只是片刻之后,他却是长大了嘴巴,脸上满是震惊。

    “等会儿等会儿,不会吧……真穿越了?”嬴鸿吞了口口水,消化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

    这是一个类似于西方中世纪一样的世界,而他现在的身份,则是迪亚斯爵士家的次子——卡尔,而就在半天前,卡尔,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很无语的摔倒了,最离谱的是还摔倒了头,狠狠的撞到了石头上,直接晕了过去。

    只不过嬴鸿觉得卡尔怕是当场就死去了,只是便宜了自己这么个穿越者。

    上天也算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了,穿越之前,他碰到了最为狗血的穿越桥段,遇上了有穿越指定工具之称的大卡,直接撞了过来,让他当场就嗝屁了。

    “次子?不要吧……”嬴鸿消化完了信息,不禁有些无奈,乡间贵族的次子……那能干什么?要知道这里都是长子继承制的,无论是迪亚斯爵士的爵位还是这一片封地未来都会是他大哥派恩的,而他以后怕是要自己吃自己了。

    如果是一些大贵族的次子还好,估计他父亲还能给点钱他,但很可惜,迪亚斯爵士只是一个年过半百的骑士,而且他作为采邑的封地黑荆棘村只是一片小的不能再小的贫瘠村子,人都没多少,怕是拿不出钱给他了。

    “我的孩子,你终于醒了,你可把我们吓坏了,幸好上帝保佑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中年妇女提着围裙走了过来,他身边跟着的正是他大哥派恩。

    “卡尔我的孩子,你还好吗,现在还疼吗?”爱莎夫人怜爱的看着卡尔,问道。

    “我的母亲,我现在好多了,只是后脑勺还有点疼,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嬴鸿……不对,现在得叫卡尔了,卡尔摇了摇头。

    “你太不小心了,居然这都可以受伤,万幸没什么事情。”爱莎夫人面露责怪之色。

    “只是一时不小心,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卡尔心中暗道,哪里是没什么事啊,你真正的儿子都归西了。

    “好了,我要去准备晚饭了,派恩,你照顾一下你弟弟。”爱莎夫人拍了拍自己大儿子的肩膀。

    “我才没时间照顾这样弱小的家伙。”派恩嘟呶着嘴,这位大块头的准骑士似乎并不是很看得起自己的弟弟。

    “那是你弟弟。”爱莎夫人一瞪眼,派恩撇了撇嘴,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见派恩服软了,爱莎夫人满意的离开了。

    “卡尔我的弟弟,不是我说,你实在是太弱小了,身体也不行,不然又怎么会摔成这个样子!”派恩坐在了床边,轻蔑的说道。

    卡尔只能报以苦笑,严格来说他身体素质并不差,至少比许多同龄人要好不少了,只是比起自己眼前这一个大块头的准骑士哥哥,他的确还差了不少。

    “派恩哥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强壮的。”卡尔微微的拍了一下派恩的马屁,果然派恩脸上露出愉悦的神色。

    “哈哈哈哈,那的确,毕竟我可是要成为骑士的!”派恩也是不谦虚,大大方方的认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爱莎夫人捧了一大盆的肉沫和一些大麦面包出来。

    看着这些食物,卡尔差点没吐出来,这糊糊的一团啥玩意啊……

    不过一想到这个世界的烹饪技术和条件……算了算了,有这些东西都不错了,至少还能有肉吃。

    “卡尔,你的棍棒和剑术练的怎么样了?”饭桌上,迪亚斯爵士询问道。

    “卡尔的剑术和棍棒可差的要命,我甚至怀疑他能不能打得过那些农民。”卡尔还没有回答,派恩却是先帮他回答了。

    不过很显然派恩却是十分嫌弃自己弟弟的能力。

    “卡尔,这样子可不行啊,你以后可是要做你哥哥的侍从、保护他的后背的,要是你连棍棒剑术都练不好,又怎么能够做到呢?”迪亚斯爵士皱了皱眉头。

    迪亚斯爵士作为伦斯伯爵的下属骑士,常年为伦斯伯爵作战,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种威严,此刻一皱眉头,配合上那略有沧桑感的面孔,却是让卡尔有些无由来的心慌。

    “父亲,我会努力练习的,很快就会达到您的要求。”卡尔微微低下头,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你要抓紧时间了,最近世道不太平。”迪亚斯爵士叹了口气。

    “亲爱的,发生什么事情了?”爱莎夫人不禁疑惑的问道,顺手给派恩舀了一勺肉汤。

    “唉,最近我听说伦斯伯爵和洛林伯爵之间有些边境上的摩擦,双方都在争夺一块领地,并且都有着正当的宣称,我怕会演变成一场战争。”迪亚斯爵士声音有些担忧。

    “这……应该不会吧,亲爱的或许你想太多了。”爱莎夫人安慰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做好准备了,如果伯爵大人真的有征召,我们必须要去为伯爵大人作战了。”迪亚斯爵士耸了耸肩膀。

    “真是的,为了一块不属于我们的领地却要我们去拼命……”派恩嘟呶着嘴,不满的说道。

    “闭嘴派恩!伯爵大人赐予了我们迪亚斯家族这么一块封地作为采邑,伯爵大人需要骑士作战,我们自然要履行自己的义务,这是神圣的!”听到了派恩的话,迪亚斯爵士当场脸色大变,斥责道。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正直的骑士,坚守着骑士的准则,向自己的封君效忠,此刻听到自己儿子的话,如同大逆不道一般,自然让他愤怒。

    “这破村子有什么好的,父亲你都不知道,我们几乎是有采邑的骑士家族中最穷的了!我们这个黑荆棘村加起来都没几个子儿!”派恩反驳道。

    “啪!”迪亚斯爵士猛的一拍桌子,把几人都吓了一跳。

    “哪怕黑荆棘村再穷,那也是伯爵大人给我们的采邑,养活着我们一家人,把你养的这么壮实!你看看有多少没有采邑的骑士!”

    迪亚斯爵士真的怒了,这片黑荆棘村可是他打生打死拿下来的封地,虽然贫瘠,但是却是自己英勇作战的证明,可以说就这么片贫瘠的村子就已经是他大半辈子成就的证明了。

    “亲爱的,派恩他没有其他意思,不用生气,来,再来点肉汤。”爱莎夫人连忙出来打圆场,轻抚着迪亚斯爵士的背。

    “派恩,还不给你的父亲道歉!”爱莎夫人剐了派恩一眼,示意道。

    派恩有些不情愿,但是在母亲严厉的视线下还是乖乖道歉了。

    在爱莎夫人的安慰下,迪亚斯爵士渐渐的也消了气。

    卡尔只是静静的看着饭桌上的一幕幕,毕竟初来乍到,虽然继承了原主人的记忆,但还是会有很多不同的,说多错多,少做多看。

    一顿晚饭很快就过去了,卡尔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有些恍惚的看着天花板,一时间竟有些迷茫。

    突如其来的来到这个世界,无比陌生的环境让他实在有些害怕,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走一步算一步吧……”随着叹息,缓缓的便进入了梦乡,梦里,前世的父母似乎很是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们一夜白头。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的枕边早已经被泪痕打湿。

    “卡尔,我的孩子,你怎么哭了?”

    卡尔睁开眼,看到自己的母亲爱莎夫人蹲在他的床沿,神情似乎有些担心。

    “不,没事我的母亲,只是我做了一个噩梦。”

    卡尔连忙起身,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擦掉了泪水,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思念给深深的藏了起来。

    ”不用担心,主会保佑你的。”爱莎夫人不疑有他,只当是卡尔受伤之后的害怕罢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了一顿过得去的早餐,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却来禀报,说是有农民求见。

    “那些低贱的家伙怎么这个时候来打搅我们。”派恩不满的说道。

    迪亚斯爵士却是没有没有理会派恩的抱怨,而是让管家把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一名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的农民就出现在了卡尔的面前。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