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知道,斯蒂芬妮绝对是遇上大  麻烦了,至少也绝对不会像她这个使者说的一样,有着压倒性的力量,不然的话,斯蒂芬尼绝对不会把西贝克作为交易的筹码换取他的帮助。

    西贝克,那可是一个伯爵领!虽然是一个远离的麦卡王国本土的伯爵领,再准确来说,是一处足够大的岛屿,但是那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伯爵领,岛上的资源足够养一批骑士了。

    登麦卡王国并不大,每一个伯爵领队的麦卡王国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而现在斯蒂芬妮居然舍得拿出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西贝克目前可是在弗里达的控制下吧。”

    空气安静了许久之后,卡尔淡淡的说道。

    “这只是暂时的而已,只要女王陛下的军队重新回到哈肯,将弗里达这个伪王给抓住……”

    “也就是说,你们在拿一个并没有掌控的东西,拿一个大饼在忽悠我么?”卡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试着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他现在才发现这名异教徒的伯爵一点都不好打交道。

    不过也是,一名年纪轻轻就靠着自己努力打下了一片土地的伯爵,又怎么可能会是那种涉世未深的稚儿?

    “所以我一直都在说,只要战争获胜了,您就可以……”

    “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战争获胜的基础上,甚至于站着获胜了之后,你们会不会兑现诺言,我也未可知。”卡尔冷哼一声。

    “维基人从来不屑于说谎,我们作出的承诺一定会遵守!”听到了卡尔的话,那名使者显得很是激动,这是在质疑他们维基人的信誉。

    “我无意怀疑你们维基人,我也相信你们都是信守承诺的人,但是你也知道的,一场战争要承担的后果实在是太多了,要考虑的事情也实在是太多了,一旦发生些什么意外,那么会出现什么后果,你我都无法想象也无法承担,我必须要有一些可以抓在手里的东西,有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不然我无法对我的部下交代,我也无法让那些骑士为我拼命。”

    卡尔心里在冷笑,说实话,他对西贝克动心了,如果真的可以得到那座岛,那么他的实力将会获得一次质的飞跃,甚至于他还可以发展海军,海军有多么重要,他可是一清二楚的,只是很可惜,他现在的领地并不靠海。

    但是再怎么动心他也知道,那只是一张大饼,他必须要让这个饼可以拿得起来,而不是只能看。

    “那么,请问伯爵大人,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合适呢?”

    “我这里有一个提案,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卡尔嘴角微微上扬。

    “您请说。”

    “我也知道西贝克目前你们的确是拿不出来,我也不可能强迫你们现在就把它交给我,而我这个人呢,也不喜欢被人画饼,所以我提议我可以和你们联合,可以派出军队帮助你们,但是相应的,你们要首先派兵帮助我一起攻下西贝克,在我控制了西贝克之后,我们的军队将再一次汇合杀向哈肯!”卡尔笑吟吟的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使者连连摇头,改变战略目标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稍微走错很可能就导致战争的全盘皆输,在这样的事情上他不敢做主。

    “不可能?让你提出一个我们都可以接受的方案吧。”卡尔冷笑一声,随后又静静的半躺在自己的椅子上。

    “这……”使者愣住了,他就没见过这样的,他哪里可以提出什么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了,他是使者不是参谋,这种事要问就去问女王陛下啊。

    “既然你提不出一个大家都愿意的方案,那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方案呢?”卡尔仿佛吃定了他。

    “我……我……”

    “好了,使者远道而来,肯定是累了,不如你先下去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我们再谈,德里安修士我的宫相,麻烦你安排一下,为这位使者准备一个上好的房间,相信使者能迅速放松下来。”卡尔摆了摆手,一副送客的模样。

    “愿意为你效劳,我的君主。”德里安修士强忍着笑意,他当然知道卡尔是什么意思,先把对方吊上一段时间,到时候他女王的命令再加上形势的不明一定会让这位使者乱了分寸的,到时候再谈东西会轻松很多。

    毕竟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大家都看明白了,急的不是卡尔,而是斯蒂芬妮。

    “伯爵大人,我们的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把使者安排好了之后,德里安修士重新回到了这里。

    “过分?不不不,我们一点都不过分,有一点我没有说错,如果真的出兵,我们的确会承受很大的压力,我们必须得到我们该得到的东西。”卡尔摇了摇头。

    “可是登麦卡王国陷入内战之中,没有了登麦卡王国的支援,卡梅尔堡不可能攻打多特蒙德,毕竟我们也有着盟友,诺玛堡酋长足够威慑对方了,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有着足够的力量去支援斯蒂芬妮,我们哪来的什么压力?”德里安修士不解的问道。

    “我的宫相,你的视野实在是太狭窄了,我们不能把目光局限在卡梅尔堡这里,甚至不能只局限在我们迪尔曼人的领地上。”

    “您的意思是……”德里安修士若有所思。

    “我们毕竟是迪尔曼人,一旦我们插手登麦卡王国的内战,那么相信我,那些维基人一定会敌视我们的,你要知道维基人的领地可不止一个登麦卡王国,另外的两个王国也虎视眈眈,虽然他们的领地距离我们十分遥远,但是他们的态度我们却不能忽视,所以我才说如果真的要署名,那么我们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卡尔解释道。

    经过卡尔这么一说,德里安修士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当然知道维基人的另外两个王国也有着强大的实力,虽然国力不如登麦卡王国,但是也不会差上多少。

    “既然这样,伯爵大人您为什么不直接回绝他?”德里安修士问道,这样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他现在一点插手,其中的想法都没有了。

    “没有别的原因德里安,财帛动人心啊……”卡尔叹了口气,一开始他的确是打算拒绝的,但是听到了对方的条件,他根本拒绝不下来。

    “伯爵大人,贪婪是魔鬼的诱惑!”德里安修士劝到。

    “但是向异教徒的土地发起征服是上帝的旨意!”卡尔满不在乎的说道,那位上帝总是有着灵活的标准,而这一切只取决于想要用到教义的人他的需求是什么。

    “好了,德里安修士,你先下去安排宴会的事情吧,相信我,我会准备好的,我不会把多特蒙德带进深渊的。”卡尔缓缓坐下,右手撑住自己的下巴,眼神明灭不定。

    “好吧,既然伯爵大人已经决定了。”德里安修士无奈的说道,卡尔决定的事情,一般人都是无法劝解的,而且他也没有劝解的理由。

    ……

    维基使者一脸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自从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三天了,多特蒙德伯爵大人没有半点要召见他的意思,每当他主动提起想和多特蒙德伯爵在好好谈的时候,那位伯爵安排的人总是会让他再休息会儿,诸神在上,一想到国内面临的危险情况,他哪有半点休息的欲望,他现在只想马上见到那位伯爵。

    事实上斯蒂芬妮派出来寻找援兵的队伍不止他一支,斯蒂芬妮几乎把所有可以求援的目标全都派出了一支队伍,但是她和这位使者都心知肚明,估计只有这位才会派出援兵。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伪王弗里达篡位已经有些年头了,这些年弗里达做出了很多努力,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让其他贵族其他国王认可他的位置,这一点上他做的非常成功,虽然很多人未必认可他,但是也默认了他就是登麦克王国的国王,在他灭亡之前,斯蒂芬妮都只是叛军,再加上斯蒂芬妮只是一名女子,虽然没有女继承人不能当任国王这样的规定,但是女子还是会让很多人感到不满意,那些家伙把注下到她身上的时候,总会因为这一点而犹豫再三,如果换做她的那两位兄弟的话,或许事情早就解决了,只是很可惜,她的两位兄弟早就被弗里达杀死了。

    “来自北方的使者,我们的伯爵希望见你。”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卫兵走了过来向他说道。

    使者精神一振,连忙跟上了卫兵的脚步。

    “尊敬的使者,不知道这两天我们招待的是否让你满意?”卡尔保持着微笑,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焦躁的心。

    “我非常满意伯爵大人,但是我想我们应该先谈谈正事。”使者恭敬的说道。

    “我还是那一个条件,只要你们肯接受,那么一切都可以进行。”卡尔笑吟吟的说道。

    “伯爵大人,这可真是刁难啊……”使者苦涩一笑。

    “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能写一封信给女王陛下,这件事情我无法做主。”

    “当然没问题,你尽管写,信黑衣人会帮你带到的。”卡尔笑了,他现在确定一点,斯蒂芬妮那边的麻烦比他想的还要严重。

    “感谢您。”使者嘴上说着感谢,其实心里都快把卡尔骂到狗血淋头了。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卡尔还是那副笑脸,使者紧紧握住了拳头,最后还是无力的松开了。

    。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