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卡尔猛的反应了过来,连忙低下了头,把手放在胸口,说道:“尊敬的伦斯伯爵大人,我,卡尔·迪亚斯愿成为您的封臣,反对您的敌人,守护您的一切!我的刀锋永远指向你所指之处!从现在起,我将像一个封臣对封君那样真诚无欺地效忠于您!”

    听着卡尔宣誓效忠的话语,伦斯伯爵脸上笑意更盛,心中很满意对方的举动。

    刚刚卡尔愣神也被他看在眼里,激起了他心中一丝玩心,就算是一直表现得镇定的年轻人不也被他的封赏弄得心神激荡?

    “天呐,授予爵位,还有庄园和村庄?这这这……”

    “这封赏实在是太过丰厚了吧!”

    下方,伦斯伯爵的封赏引起了贵族们的悸动,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殊荣。”

    贵族们眼睛都要红了,羡慕与嫉妒出现在他们的心头。

    “只是这样就可以获得这么多的封赏,如果攻下了洛林堡……”

    贵族们不禁想到,要知道后面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而如果可以攻下洛林堡那更是不世之功,到时候伯爵大人也肯定不会吝啬他的土地,或许又能诞生几个男爵也说不定。

    而下方的迪亚斯爵士也是老泪纵横,看到自己小儿子受封他脸上欣喜万分,这是卡尔的荣誉,更是迪亚斯家族的荣誉。

    至于派恩则是一脸羡慕的神色,自己依然还是那一名准骑士,而自己的弟弟呢?如今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骑士,有着属于自己封地,老天,那可是庄园,庄园是富裕的,可不是黑荆棘村那种贫瘠得要死的地方可以比得了的,而且还有一座村庄作为采邑,这已经让自己的弟弟过得比大多数骑士要好了。

    在想到自己,甚至于他身上的铠甲和那匹让他喜爱的战马都是自己的弟弟赠与的,他就心中有些别扭。

    当然,对于自己的弟弟他只有着羡慕,倒是不存在嫉妒。

    卡尔听到下方贵族们的窃窃私语,心中也是明白,这一次伦斯伯爵的封赏的确太过丰厚了,甚至于超出了他立下的功劳不少,不过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夏尔爵士那嘴角的鼓励他就明白了,这其中有不少都是夏尔爵士的功劳。

    怕是夏尔爵士从中周旋,这才让伦斯伯爵大方了一把。

    卡尔心中暗自庆幸,这一次送礼实在是太对了,而且幸好夏尔爵士是那种收了东西就一定会报答的人,其实他完全可以收了那把剑什么都不做,这种拿好处不办事的卡尔前世见得太多了。

    “应该是把我当成了夏尔爵士一派的人了……”卡尔心中闪过各种念头,但是现在他的确需要抱紧夏尔爵士的大腿,而且报对方大腿对他现在没有任何坏处。

    “很好卡尔,这是你应得的,至于骑士礼的仪式,现在是特殊时期,等战争结束后我在为你举办,我可以出这笔钱。”伦斯伯爵决定好人做到底,既然拉拢对方那么就一条龙包完。

    “感谢您伯爵大人。”卡尔连忙回应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伦斯伯爵点了点头,说道。

    卡尔应声回到了迪亚斯爵士的身边,他的父亲和兄长立刻凑了上来。

    “卡尔,恭喜你,现在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骑士了,你为我们家族带来了荣誉,没想到有一天我的儿子居然可以获得一整片庄园和村庄,这实在是天大的殊荣。”迪亚斯爵士拍了拍卡尔的肩膀,骄傲的说道。

    “我可不记得我为迪亚斯家族带来了这样的殊荣。”派恩接话道,不过可以听出他话语中的酸意。

    “派恩我的儿子,嫉妒你弟弟可不是一名骑士应该有的品格,我相信你也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的。”迪亚斯爵士摇了摇头,不过最终还是安抚道,毕竟派恩才是继承自己头衔的人。

    “我的哥哥,我只不过走了些好运罢了,以你的英勇未来肯定能取得比我更大的成就。”卡尔也是说道,他可不想因此破坏了自己和兄长的感情。

    “哈我的弟弟,你以为我会嫉妒你吗?不不不,只希望到时候我率领属于我的城堡的军队路过你的庄园时,可以去你那补给一下食物哈哈哈哈。”派恩摆了摆手。

    卡尔一愣,随后也是轻笑,说道:“这当然没问题,如果可以能够招待派恩伯爵那我也会很荣幸的。”

    “放心,你会看到那一天的。”派恩轻轻捶打了一下卡尔的胸膛。

    看到自家的两名儿子相处的融洽,迪亚斯爵士脸上也是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此时,托尔斯男爵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看着正处于欢喜之中的迪亚斯爵士一家。

    突然,他心中一跳,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连忙收起了自身的视线,低下了头。

    伦斯伯爵眼神微垂,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再去看托尔斯男爵一眼,只不过他的心中已经对对方产生了芥蒂。

    ……

    从主帐回到了迪亚斯家族的驻地之后,迪亚斯爵士又拿了壶麦芽酒与儿子们庆祝,毕竟这样的大喜事人生可不多见。

    “父亲,我至今还不知道我的封地到底是在哪里?”卡尔喝了几口麦芽酒之后询问道。

    “你是说斯尔德庄园和斯尔德村庄么?”迪亚斯爵士想了想。

    “还记得来之前我和你说过伦斯伯爵有着两座城堡吧?”迪亚斯爵士说道。

    “我记得,一座便是伦斯堡,另一座应该就是今天伦斯伯爵所说的温特堡了吧。”卡尔回忆了一下。

    “不错,另一座就是温特堡,一个边境城堡,其统治的温特郡是我们整个公国最西边的边境,而伦斯伯爵封给你的斯尔德庄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在温特郡境内更为靠近边境那一边的一个庄园,斯尔德村庄亦是如此。”迪亚斯爵士大口喝了一杯麦芽酒。

    这时代酒的度数并不算高,因此卡尔也不怕会出现宿醉。

    “边境么?”卡尔吸了口冷气。

    “嗯,的确是边境,看来你也要成为一个边境贵族了。”迪亚斯爵士摇了摇头。

    “父亲,我听说西边的弗洛人可是十分残暴的。”派恩接话道。

    “是啊,弗洛人经常来骚扰边境,掳掠农民,他们不信奉主,他们只相信他们那残暴的伪神,只知道杀戮。”迪亚斯爵士恨恨的说道。

    “老天,那岂不是说卡尔恐怕要面对弗洛人的威胁?”派恩惊道。

    迪亚斯爵士沉思了片刻,说道:“恐怕是的,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庄园的防御能力超乎你的想象,弗洛人是不可能攻破庄园的,而且弗洛人一般来掠夺农民的都只是些小股部队,你弟弟或许可以应付。”

    “放心吧父亲,我一定可以搞定那些弗洛人的,那些弗洛人敢来掠夺我领地的农民,我一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卡尔倒是很有信心。

    “卡尔,不要太过骄傲了,弗洛人虽然只会是小股部队前来劫掠,但是也让不少边境贵族头疼的,就连伯爵大人也常常因为弗洛人而坐立不安,不然的话你就不是只看到五六百人的军队围攻洛林堡了,而是一千多大军围攻洛林堡了,伯爵大人为了不被弗洛人抓住机会还留下了一半的兵力镇守温特堡你就知道弗洛人有多么难缠了。”

    看到卡尔自信满满,迪亚斯爵士忍不住提醒道,他怕自己的小儿子会因为一时的功成名就而自满,这酒不好了。

    卡尔立刻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是对的,连伦斯伯爵都要认真应对的敌人他可不能小觑。

    “怕什么,或者到时候我可以帮你击退那些弗洛人。”派恩拍了拍胸脯,说道。

    “哈哈,如果派恩哥哥愿意出手的话,我把我未来全部兵力交给你指挥,以你的英勇,那些弗洛人不值一提。”卡尔也是陪笑,顺便拍了个小马屁。

    “当然没问题!”派恩高傲的点了点头。

    “对了卡尔,现在你已经是一名骑士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封地,你已经有资格去制作属于你自己的家族纹章了。”迪亚斯爵士似乎才想到这一点,说道。

    “我的家族纹章?”卡尔也反应了过来,次子有了爵位,已经算是一个新的家族了,他现在算是这一支脉的族长了。

    “我记得伦斯堡那有一个不错的纹章制作师,战争结束后你或许可以去见见他。”迪亚斯爵士建议道。

    “好的我明白了父亲。”卡尔点了点头,同时他心里还打算去找一个人,那就是当初提供扎马钉的艾伦,他想要把这个年轻人带到自己的领地,或许他的奇思妙想能为自己提供更多的帮助。

    “你打算设计一个怎么样的纹章?”迪亚斯爵士询问道。

    “什么样的纹章……”卡尔思索着,手指轻轻敲打桌面。

    “我想依然以雄鹰作为纹章的主体,再以蓝色为主要色,雄鹰象征着迪亚斯家族,蓝色象征天空。”卡尔说道。

    “翱翔于天空中的雄鹰么?不错。”迪亚斯爵士点了点头,这设计他也挺满意的。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