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大人,我们抵挡不住的,对方太强大了!”一名征召兵脸色惨白,苦涩的说道,她还不想死,不想去面对骑士老爷们的骑枪。

    “士兵,转过身我们必死,但是我们不逃或许能活下来,而且谁说我们抵挡不住了?还记得我让你们挖的木桩么?那就是保护我们的屏障,只要守住出口,我们也并不是抵挡不住,而且我还准备了杀手锏,我可以保证将会为你们带来胜利!”卡尔高呼,他的声音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时之间居然让士兵们微微安心了下来。

    “杀手锏?那是什么?”不少人露出疑惑,面对十多名骑士组成的队伍,能有什么杀手锏管用的?

    但是他们也没有问,或许他们希望是存在的,有时候留着希望总比非要得知那是什么来的重要。

    这样的生死困境,他们只需要一点精神上的寄托于希望就足够了。

    “那么,现在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好防守!把那些轴重车给我摆成车阵,这将会是我们的防线!”卡尔命令道。

    “是!”众人连忙散开,害怕的盯着远处的骑士们。

    ……

    “瑞博,就是这个地方了吧?”樽式头盔下,中年男子深处的声音传出。

    “是的梅诺大人,我当时就在前面一些地方发现了他们,根据我的观察,他们只有二三十名左右的无甲轻步兵作为防守力量。

    “二三十名轻步兵?怎么会这么少?难道这是一个陷阱?”梅诺有些惊讶。

    “不大人,我可以确定那不是一个陷阱,根据我的观察那里的确没有任何埋伏的力量,而且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轴重车,那里装满了粮食。”瑞博连忙说道。

    “是么……”梅诺思索了片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如果瑞博说的没错的话,这一次任务看起来十分轻松就可以完成了。

    二三十名无甲的轻步兵,那根本挡不住骑士的冲锋,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轻松夺下这里,把这些粮食付之一炬亦或是运走都不成问题。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动作要迅速,按照你的说法,他们虽然一时之间放你离开,但是保不得后面会发现不对劲,我们要趁这个机会,在他们叫来援军之前把他们消灭,如果能成功,瑞博这算是你的大功劳,想必伯爵大人不会吝啬奖励你的。”梅诺下定了决心,同时还不忘记给予瑞博一个空头支票。

    瑞博大喜,如果可以得到伯爵大人的赏赐那绝对是莫大的殊荣。

    “洛林堡的骑士们,随我出发,把那些该死的伦斯人给消灭了,铸就我们的荣耀。”梅诺高举骑枪,大喝一声。

    “为了荣耀!”洛林骑士们也是心情激动了起来。

    十五名骑士浩浩荡荡的顺着瑞博所指的方向前进,因为这里十分的空旷,草地也隔绝了部分声音,因此他们的行动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骑马的速度是十分之快的,大约一刻钟后,他们就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驻地的众人。

    领头的梅诺右手竖起,所有洛林骑士们都停了下来,摆成一个阵型。

    “看来伦斯人有所准备了,他们的确发现你猫腻了瑞博。”梅诺看到早已经集结在一起的士兵们,轻笑一声。

    “不过看样子他们的确是很仓促,也没有什么援军和埋伏,总共就那么些人,我看看……唔,刚好三十人。”梅诺眯着眼睛数了数,接着说道。

    “他们手上的长矛粪叉都没拿稳呢,怕不是刚刚从床上醒来的。”另一名骑士打趣道。

    “哈,看样子是这样的,可怜的家伙们怕是刚刚醒来就要睡去了,只不过这一次睡着是再也醒不来了。”梅诺不屑的说道。

    “冲锋吧,梅诺大人,让我们把他们解决掉。”那骑士请缨道。

    “好,摆出冲锋阵型,随我冲锋!”梅诺大喝一声,双腿一夹,胯下战马嘶鸣,驮着梅诺就往前冲去,长枪被他平举,枪尖在月光的照耀下倒映着寒芒。

    其他的骑士也是如此,瑞博也在队伍之中,浑身锁子甲让他们如同堡垒一般,手中长枪带来的肃杀让人心颤。

    “冲锋!”

    ……

    “卡尔大人,骑士们冲锋了!”克鲁格颤抖着说道,差点就手抖把长矛都给扔了。

    “看到了我还没瞎!”卡尔低吼一声。

    “我们的士兵们都在害怕。”克鲁格又接着说道。

    卡尔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也没办法,别说是士兵们了,就连他也感到害怕,那如山一般都铠甲和如同死神收割之镰刀一般都长枪让他窒息,这可不是什么游戏,死了就真的死了。

    “他奶奶的,要是知道守个粮食都能碰到这种事情,我说什么也不会来!”卡尔心中有些后悔,一向很少说脏话的他也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尽量安抚一下士兵们,这一次我们没有退路。”卡尔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这么说,他的心中在祈祷着扎马钉能起到作用。

    看着越来越近的洛林骑士们,卡尔手中握着长剑的手都被汗液打湿了,幸好还没有士兵丢下手中的长矛逃跑,否则卡尔可不敢想象一名士兵逃跑带来的血崩似的溃散。

    ……

    “梅诺大人,他们有些木桩拦着我们。”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骑士们也看到了那围绕着驻地零零散散的木桩。

    “哈,那不是还有一大片出入口么?不得不说那些木桩的确有些烦,但是不影响我们,我们从出入口那里杀进去,他们那些轴重车挡不住我们的哈哈。”梅诺嗤笑道。

    听到梅诺的命令,众骑士也加快了各自的速度,往出入口冲杀过去。

    “来了!”卡尔死死的盯着出入口,那里正是埋下了大量扎马钉的地方。

    “唏吁吁~”

    刹那间,战马痛苦的哀鸣响彻云霄,洛林骑士们的战马似乎踩到了什么,一个个人立而起,猛的失去了控制,把背上还有些懵圈的骑士们甩了下去,更有甚者还踩了身下的骑士几脚,虽然有盔甲的庇护,但是骑士们还是一个个被踹的头晕脑胀。

    笨重的盔甲让他们摔下去之后一时半会儿无法站起来。

    “就是现在,所有人给我上!”卡尔大喜过望,连忙招呼道。

    看到骑士们一个个摔倒在地,轻步兵们目瞪口呆,随后嗷嗷大叫冲了上去。

    “神迹,这简直就是神迹!”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看到骑士们想要向他们的指挥官冲锋的时候就全部倒下了,这除了神迹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

    在这样的暗示下,思想本就愚昧的士兵们信心大增。

    “啊啊啊,贱奴,给我滚开啊!”

    一名骑士身上被几名士兵压住,那因为长期不洗澡而臭烘烘的气味透过盔甲钻入骑士的鼻孔之中,让他们差点吐出来。

    但是很显然他无法挣脱开来,盔甲本身就十分的沉重,再加上有人压着,简直是无法动弹。

    “啊啊啊!”

    就在这个时候,卡尔听到一声惨叫,居然是有一名骑士站了起来,因为没有士兵去控制他,他手握长剑猛的挥砍,随手就劈死了一名靠近的士兵。

    “唰!”

    又是一剑,无甲的士兵应声倒下,对上他简直就是像在砍瓜切菜。

    连续死去两人,本来信心爆棚的征召兵们突然有些害怕,一个个杵在原地。

    “该死!”卡尔咬着牙,他发现还是小看了这些骑士,这个时代接受过良好军事教育有着较高军事素质的骑士们真的不是一般的士兵可以比得了的,这样的情况下那骑士居然还可以奋起反击。

    “所有人控制住你们附近的骑士,这个交给我!”卡尔大喊一声,他必须要搞定对方,否则会出大问题。

    卡尔手握长剑,摆出牛位起势的动作,缓缓的靠近对方。

    看到卡尔的举动,那骑士也是摆出相应的姿态,一时间两人像是在决斗一般。

    “铿锵”

    清脆的声音响起,双方的长剑互相弹开,让两人都各自后退了几步。

    卡尔手掌松了松,一股麻痹感传来,让他难受极了。

    “去死吧!”

    对方不依不饶,冲了过来,但是因为身着重甲的原因动作显得有些僵硬,在单挑之中重铠很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

    卡尔也不答话,只是死死盯着对方的长剑。

    “就是现在!”

    卡尔大吼,手中场景向上一挑,在一个回转。

    “哐当!”

    对方的头盔直接被击飞,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响声。

    看着卡尔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梅诺额头上冷汗流了下来。

    “漂亮的交击,你赢了。”梅诺吞了口口水,缓缓说道。

    “放下武器!让他们也是!”

    卡尔喝道,指了指那些被压制着的骑士们,他并没有选择击杀对方,一般来说战斗不会击杀对方的骑士,拿这些骑士交换赎金比直接杀了来的性价比高,而且杀了还会得罪不少人。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