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荆棘村只是一个十分贫瘠的小村子,相应的黑荆棘村的酒馆也好不到哪里去。

    破烂的木屋,几根旧木条钉在一起永远不能完全关上的木门,一块画着酒杯的招牌,就是一个简单的酒馆。

    推开木门,热气扑面而来,与外界的冷意显得格格不入。

    “嘿!”

    怪笑传出,原来是一人偷偷摸了一下走过侍女的胸部,引来众人打趣。

    卡尔又瞄了一眼那个侍女……好吧,肥胖得像是裹了好几圈的救生圈一样,不过也是,这么一个小地方的酒馆你指望它能有什么年轻貌美的侍女么?

    这里充满了低俗与嘈杂,如果有高贵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吐的,觉得玷污了他的血统,不过这就是底层最真实的写照。

    “哈哈哈哈,你输了,把佩剑交出来吧。”

    “你休想!”

    “怎么?你是要耍赖?”

    “我……”

    “有人要耍赖!有人要耍赖!”

    里面传来起哄的声音,众人围了一圈,让卡尔看不清楚。

    但是卡尔却是脸色变了,他听的一清二楚,里面那个是他大哥派恩!

    卡尔奋力的推开了人群,果不其然,他大哥坐在那里,满脸赤红,似乎想要说什么。

    而他对面有一身穿皮革甲的男子拿着却是在斥责他。

    “发生什么了?”卡尔走上去问道。

    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卡尔,撇了撇嘴,直勾勾的盯着卡尔,问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他的眼神有些吓人,可以看的出是一名经历过拼杀的人。

    “我是迪亚斯爵士的次子,你面前人的弟弟,卡尔!”卡尔并不畏惧他的眼神,与他对视着,不卑不亢的说道。

    “哦?居然还是一个小贵族。”

    那男子有些惊讶,随后接着说道:“那正好了,你兄长打赌输给我了,按照赌约,他应该把他身上的佩剑给我,现在该是他履行承诺的时候了,你们身为贵族,那高贵的血统想必不会为难我一个佣兵吧?”

    佣兵故意带着奇怪的语气引起了酒馆其他人的情绪,一个个在那起哄。

    “履行赌约!履行赌约!”

    卡尔看向了派恩,问道:“兄长,这是真的么?”

    但是派恩没有回答他,只是额头上青筋暴突,但是却硬生生的憋着。

    看到这种情况,卡尔心里大致有数了。

    “好吧,身为贵族,我们肯定是不会违约的。”卡尔先是说道。

    “卡尔!”派恩一声大叫,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卡尔打断了。

    “请允许我问一下,你们打赌的内容是什么?”卡尔看向了佣兵。

    佣兵瞄了他一眼,不在意的说道:“棋,他和我赌了一盘棋,但是他输给我了。”

    佣兵指了指桌上的棋盘,声音带着些骄傲,身为一个到处流浪的佣兵,他有着其他人都没有的技能,那就是他会下棋,而且棋艺还不错。

    卡尔看了一眼棋盘,心想:“嚯,这不是国际象棋么?”

    卡尔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计较,别看他这样,前世他下国际象棋那可溜了,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爱好之一。

    “你想干什么?难道是想食言不成?”看着卡尔陷入沉思,佣兵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担心眼前这名小贵族也学他大哥耍赖,那就真不好办了,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

    “放心,我不会食言的,只是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卡尔突然说道。

    “提议?什么?”佣兵有些疑惑。

    “那就是我和你赌一盘,如果我赢了,那我兄长欠你的佩剑就不用给了,而且我希望你加入我父亲迪亚斯爵士的队伍,帮助我们打一场仗,打完了你也就可以离开了。”卡尔说道。

    佣兵愣住了,没想到对方给出了这样的一个提议,后半句卡尔没说全,但是佣兵也明白了他意思,那就是不会支付他报酬,不然大可直接雇佣他。

    “很有意思的提议,那么如果我赢了我又能得到什么?”佣兵摸了摸下巴,问道。

    “如果你赢了,那么我这柄剑也是你的,我以家族的荣耀保证我绝对不会食言。”卡尔回答道。

    此言一出,酒馆顿时又热闹了起来,一名贵族以自家家族荣耀做担保那可是很少见的事情,而且只要这么做了,那是绝对不会食言的,毕竟那些贵族们把荣耀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我相信你不会食言,但是你的提议却不公平,我赢了我只能多得到一柄剑,而你赢了却能得到剑的同时还让我给你免费做事。”佣兵摇了摇头。

    卡尔皱着眉头,这的确是不公平的,但是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压上去了,毕竟他个人财产根本没多少。

    “我的皮革甲!我的皮革甲也可以作为赌注!”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派恩说话了,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皮革甲。

    “唔,这倒是可以。”佣兵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也算是勉强公平了些。

    卡尔有些意外,看向了自己的兄长,派恩的眼神之中带着请求,鼓励,还有一些……不舍?好吧那是对自己佩剑的不舍。

    卡尔无语了,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大哥。

    “那我们开始吧。”卡尔拿了一个空酒桶,当做凳子坐在了佣兵的对面。

    “那就来吧,希望你不要后悔。”佣兵耸了耸肩,对于自己的棋艺他可是充满了信心的。

    “加油!加油!”

    酒馆的男人们不嫌事大,反而是给酒馆中间的两人加油打气。

    “哈哈哈哈,开盘开盘,赌他们两人谁能获得胜利!”

    “我赌那名佣兵,我出一个纳塔斯。”

    “穷鬼,我出五个纳塔斯,赌佣兵赢,你们是没看到刚刚那名佣兵下棋,那是真的厉害,今天我要把这个月的酒费都赚回来哈哈哈哈。”

    “我出一个纳塔斯,赌那名贵族胜利。”

    “还有人要下注吗?”开盘那名糙汉子大着嗓门,喊了一声。

    “我赌,我压十个纳塔斯,堵我自己赢谢谢。”

    一个突兀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见卡尔扭过头来,微笑着下了注。

    “哦……哈哈哈哈,好!好!好!”那糙汉子似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楞了一下,不过随即哈哈大笑,表示自己接受了。

    “好!”

    卡尔的举动也让酒馆的其他人纷纷叫好了起来,一瞬间卡尔那自信的神情让他们都受到了些感染。

    酒馆的气氛更加火热,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一盘棋局,哪怕是一开始躲在角落默默喝酒的流浪者也偶尔投来目光。

    始一开始,卡尔就表现出强大的下棋能力,针对着中心的夺取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开局者,中心的争夺也……”卡尔嘴里呢喃着棋艺理论家的话语,手上动作极快。

    不多时,佣兵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有了些许冷汗。特别是当他发现对方起子远远多于自己的时候,更是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兵阵……”

    卡尔操控着自己的兵,遵守着布好兵阵的基本原则,如同一位指挥着战场的统帅,他的军队在步步紧逼,让对手触之即溃。

    佣兵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卡尔,此时卡尔的表情是那么的专注,盯着棋盘,只有嘴微动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酒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安静了下来,不管是会不会下棋的人都看着这一幕,他们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也那么入神,或许是被卡尔的专注给带动了吧。

    “他的棋力……好可怕。”佣兵心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啪!”

    卡尔猛的落子,嘴角微微上扬,看向了佣兵。

    “你的王,死了。”

    佣兵猛的看向了自己的棋盘,只见他的王如同孤家寡人,在他周围都是敌人的精兵悍将,已经是必死之局。”

    佣兵张了张嘴巴,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好吧,你赢了,佩剑你可以拿回去,我也会加入你们的军队,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佣兵耸了耸肩,表示认输,同时也提醒了一下卡尔希望卡尔说的打完那场仗就让他离开是真的。

    “当然,你可以放心。”卡尔笑着点了点头。

    “天呐卡尔,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派恩猛的冲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的弟弟,他的剑不用赔出去了。

    “呜呼!呜呼!呜呼!”

    酒馆的男人们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发出一声声噪音,借此来表达他们激动的情绪。

    “我来收我的战利品了。”卡尔看向了之前那个开盘的糙汉子。

    “哈哈哈哈,当然我的大人,这是你的三十纳塔斯。”糙汉子掏出一个钱袋,放到了卡尔的手上。

    卡尔有些惊讶,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钱,不过想想也正常了,刚刚赌佣兵获胜的人可不在少数,这下子自己都差不多算通杀了。

    卡尔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钱袋,在一众人的起哄下,如同在宣告胜利的勇士。

    “卡尔!卡尔!卡尔!”

    男人们高呼着卡尔的名字,就连派恩也用力的鼓着掌,只有佣兵还在死死的盯着棋盘,似乎想研究出一个所以然来……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