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达那边被突如其来的一系列事情搞得无比糟心的时候,斯蒂芬妮这一边也并不好受。弗里达得到了教皇对维基人发动圣战的消息,斯蒂芬妮不可能不知道,而要知道圣战这种东西可不分对象的,也就是说如果登麦卡王国遭到攻击,她斯蒂芬妮也是目标之一。

    她可是号称登麦卡王国的女王,她避无可避,唯一还算好的消息,那就是多特蒙德伯爵答应她会尽量帮她周旋一下,至少让攻击她的贵族转去攻击弗里达。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算太过困难,虽说教皇发动了圣战,大多数贵族都选择了支持,但是这种支持不可能是全力以赴的支持,口头上的支持,给一点钱财或者随便给几名士兵也算做支持,大多数的还是那些流寇平民组成的杂军。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名全力以赴响圣战,至少明面上有此的贵族而言,多特蒙德伯爵绝对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而不少贵族也乐得他一个人在登麦卡王国对战场上尽心尽力。

    因此只要操作得当,绝对可以减少很多斯蒂芬妮这一边的压力,这也是斯蒂芬妮还愿意承认他们之间条约的重要条件。

    毕竟帮助卡尔进攻西贝克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弗里达,但是现在因为有着圣战的借口,哪怕不是因为这个她的请求卡尔也会出兵,虽说有协议在前,但是也难免有一点欺负人的意思。

    “女王陛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士兵走了进来,他的身上还带着些伤,绑着绷带。

    斯蒂芬妮皱了皱眉头,他隐隐之中还记得这名士兵的面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被她派到哈尔滋的视频。

    “有什么事情么士兵。”斯蒂芬妮淡淡的问道。

    “女王陛下,我们的战斗失败了,我们没有从弗里达的手上夺回哈尔兹城堡,现在那里已经是敌人的地盘了。”士兵低着头说道,其实他的心里非常紧张,被人派来报告这样的消息,是个人都会紧张的。

    “什么?你们丢了哈尔兹城堡?”斯蒂芬妮瞪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哈尔兹城堡啊,那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那里有着丰富的资源,而且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占据了那里,对进攻她的腹地有着非常显著的帮助。

    而且这都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那里是一位投靠她的伯爵的核心领地,自己要是连哈尔兹城堡都弄丢了,那对自己这一边的贵族的士气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一些墙头草绝对会动摇的。

    斯蒂芬妮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和善起来,虽然最后她的表情有些破碎。

    她和弗里达不同,她缺少足够的根基和力量,因此她必须要用好每一分力量,必须要得到周围人的拥戴,要不然她的统治将会丧失基础。

    因此从起兵的开始,她就一直对周围的人非常的和善,尽量给予他们的好处,这样才培养了一批忠心耿耿的士兵。

    而此时此刻她虽然无比的愤怒,但她还是要尽力掩盖自己的怒火。

    “弗里达包围了我们,他派出了主力部队,诸神在上,他们至少有一千多人,而且重步兵还占据了很不少的一部分,这样的力量让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尽力抵挡,我们抵挡了一个多月,但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

    那名士兵一脸悲切的说道,那种景象,他现在想想还是十分的后怕。

    “为什么没有消息传到我这里来?”斯蒂芬妮询问道。

    “他们封锁了我们全方位的封锁,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派人求救!我们派出了几批人,一直都音讯全无。”说到这里,士兵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现在的身体糟透了。

    斯蒂芬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她没有去问这名士兵是怎么活着来到这里向她报告的,这是一名逃兵,这是她的判断。

    最后城堡被攻破的时候,弗里达自然不可能把城里面的守军屠戮一空,毕竟无论是在哪里攻城攻破的时候,都会有很多守军丧失斗志,直接四处逃窜,而很显然她眼前的这名士兵就是那样的人,只不过这名士兵还愿意回来。

    “我明白情况了,你先下去让军医给你治疗一下,很感谢你给我带回来这样的情报,我会支付你一些钱财作为报酬。”斯蒂芬妮不但不去追究对方作为逃兵,而且还愿意支付一笔钱财。

    “太感谢您了,女王陛下,愿诸神保佑您!”那名视频大喜过望,其实他不是不想直接离开,但是茫茫大陆,你让他逃到哪里去?这些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家,最后无奈只能跟着一些人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一回来就被派到来,向女王陛下汇报这样的恶报,他的心里都在祈祷,希望女王陛下不要迁怒自己,只不过没想到女王不但没有迁怒自己,还愿意给自己一笔报酬。

    看到对方欣喜若狂的样子,斯蒂芬妮点了点头,这些花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值,可别看这只是一笔小小的报酬,她可以保证这名士兵一定会把这样的情况告诉给他周围的朋友战友,这绝对比任何一个宣传她仁慈的方法还要直接和有效。

    等那名士兵离开之后,斯蒂芬妮的脸色当场就阴沉了下来。

    “砰!”

    她狠狠的敲打了一下桌子,那张桌子发出了“嗞吖嗞吖”的声音。

    “弗里达这是疯了,想要和我决战了吗?”

    斯蒂芬妮怒吼着,派出大军强攻哈尔兹城堡,并拿下哈尔兹城堡,这样大的手笔。

    哈尔兹城堡可不是什么弱小的城堡,那是一个郡的中心!在那里,斯蒂芬妮有着十分强大的军队,因为是战争时期,驻扎在那里的军队长期保持在七八百人,这对斯蒂芬妮来说已经是一笔很重大的力量了。

    而拿下这样一座城堡,人数和装备都是重中之重,从刚才那名士兵的口中得知,弗里达出动了大批的重步兵,那些披着锁子甲的重步兵在战场上都是恐怖的存在。

    在这一点上,斯蒂芬妮远远的落后于弗里达,她严重缺乏重步兵,毕竟她的装备大多都靠着暗杀兄弟会和卡尔的援助,还有一部分她自己以前留下的家里,再加上那些投靠自己的贵族,但是那部分家底在之前长期的斗争之中早已经损失得差不多了,而那些原著还有那些投靠自己贵族的装备,锁子甲这种重要的东西真的不多。

    这种东西对哪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贝,不可能轻易的送给别人的。

    因此这一刻斯蒂芬妮是有些紧张的,她比弗里达更担心决战,一旦在这个时候发起决战,她未必能获得胜利的,当然弗里达要是真的敢这样做,哪怕赢了,他也绝对得崩掉大牙。

    发泄了一番自己的情绪,斯蒂芬妮再一次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对着桌上的地图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眉头再一次紧紧的扭在了一起。

    “不急,不急。”斯蒂芬妮呢喃着。

    她突然有些期待教皇发动的圣战了,只要多特蒙德伯爵遵守承诺,那么这一场圣战压力最大的绝对是弗里达而不是她,甚至很有可能一战之后弗里达彻底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个时候就是她的机会了,而这一切都必须要等,需要时间。

    “女王陛下,里根伯爵求见!”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传令兵走了进来报告道。

    斯蒂芬妮只觉得一阵头疼,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这个里根伯爵。

    她还没有让对方进来,一名满脸落腮胡子的人就已经闯了进来。

    “女王陛下,听说我的城堡,哈尔兹城堡已经被弗里达夺取了!我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援军去帮助我的城堡!”里根伯爵握紧了双拳,与其说是在询问,他的语气更像是在质问。

    “注意你的态度伯爵!”斯蒂芬妮咬着牙冷声道,她哪怕平时表现的再和善,她也是一名女王,作为女王怎么可以容忍别人在他面前这样放肆。

    “很抱歉女王陛下,我为我的粗鲁向你道歉,只是我真的需要一个解释。”里根伯爵也缓了过来,勉强道歉了一句。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了这个消息,对于哈尔兹城堡被弗里达夺取,我也感到很震惊。”斯蒂芬妮无奈的说道。

    但是很显然,这样的说法并不能得到里根伯爵的认可,毕竟他可是丢失了一座最为重要的城堡。

    “女王陛下,克夫将军传来了消息!”又是一名士兵走了进来,他的手上拿着一封信。

    斯蒂芬妮皱着眉头,怎么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但是毕竟是自己手下大将传来的消息,她也不好说什么,而是接过了信件直接读了起来。

    不过幸好看了,看完之后她的表情缓和了些。

    “这消息来的真是及时,里根伯爵你看看吧,你的城堡并不是没有援军,我们不会丢下自己人的领地的。”斯蒂芬妮把信递给了一旁脸色就好像便秘一样难看的里根伯爵。

    里根伯爵不知道斯蒂芬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他的脸色更加复杂了,让人描述不出来。

    “我明白了,请原谅我的无理,我一定会让弗里达付出代价的,他今天能从我的手上夺走哈尔斯城堡,就总有一天我会在哈肯把他按在脚下!”里根伯爵放下了信,留下一句狠话直接离开了城堡大厅。

    斯蒂芬妮松了一口气,看来算是把里根伯爵给安抚下去了。

    信里只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哈尔兹城堡派了几批使者之中,的确有人躲过了弗里达的封锁,找到了附近的援军。

    毕竟哈儿兹城堡距离其他斯蒂芬妮一方的领地并不算太过遥远,只要能躲过对方的封锁,那么想要找到援军并不困难。

    而那名使者找到了克夫将军的军队,而克夫将军也是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发援助,当时那名使者到的时候已经是很不妙的时间了,那个时候城堡的防御已经摇摇欲坠,而最后克夫将军带着军队赶到的时候,对方的王旗已经在哈尔兹城堡里升起来了,克夫将军可没有半点把握在对方占据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