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去杀了他们,你在等什么?卡尔!”

    喝声让卡尔猛的回过神来,迷茫逐渐散去,喘着粗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下了自己心中的躁动,努力让自己成为记忆中的卡尔,至少让自己贴合这个时代,他大声喊道:“父亲,哥哥,别杀他们,我们把他们活捉了!”

    “卡尔,你再说些什么?这些魔鬼我们应该送他们下地狱!”派恩斥责道。

    “不,哥哥,我们需要奴隶,我们黑荆棘村本来人口就少,现在还被他们杀死了一些,我们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怎么可以就这么让他们死去?我们要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奴隶,为我们开垦荒田!”

    “什么?奴隶?不,我不需要这些低贱的家伙做我的奴隶!”派恩却是直接拒绝了,他现在只想杀光这些强盗。

    “派恩,你弟弟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的确需要些奴隶填补我们的空缺。”迪亚斯爵士倒是支持卡尔的决定。

    “感谢您父亲。”

    随后卡尔看了一眼还在和农民们缠斗的强盗,大声喝喊道:“投降的不杀!”

    一时间强盗们面面相觑,渐渐的有人实在承受不住压力选择了投降,而随着第一个投降的,剩下的人也都选择了投降。

    派恩看到这种情况,有些不满,拽了拽缰绳,牵着马走到了一旁。

    “卡尔,清点一下损失,派恩,别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感谢一下你弟弟,今天你弟弟救了你一命。”迪亚斯爵士拍了拍派恩的肩膀。

    派恩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走到了卡尔身边,小声的说了句感谢。

    卡尔愣了一下,随后笑了,他突然明白自己明明灵魂是一个鸡都没怎么杀过的现代人,却有胆子像刀疤脸挥动长矛,这具身体,终究是血浓于水啊……

    ……

    “卡尔,我听你父亲说了,这一次你表现的很是英勇。”桌上,爱莎夫人很是喜悦,夸奖了自己的次子一番。

    “我明明可以靠自己冲出来的,那个家伙不可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派恩似乎有些嫉妒了。

    “派恩,你是一名骑士,将来更是会承袭我的爵位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而诚实和谦卑是一名骑士应有的品质,这一点你还做的不够好。”迪亚斯爵士批评道。

    派恩脖子缩了缩,看来自从上一次被迪亚斯爵士训斥后他还不是很敢顶嘴了。

    “卡尔这一次的表现我认为他做你的侍从已经是完全合格的了,至少他可以保护好你的后背。”迪亚斯爵士表示了对卡尔的承认。

    难得的,这一次派恩没有反驳,更没有去挖苦自己的弟弟。

    “不过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卡尔这孩子这么勇敢,好像从那次受伤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许多。”爱莎夫人突然说道。

    卡尔瞳孔微缩,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隐隐约约之间有冷汗划过头顶。

    “该不会被看出来了吧……”卡尔心中暗道不好。

    “或许只是以前没有机会给他表现吧。”迪亚斯爵士却是不在意。

    “也是。”爱莎夫人耸了耸肩。

    卡尔舒了口气,看来没有被怀疑。

    “卡尔,说说我们这一次有多少收获?又损失了多少?”迪亚斯爵士问道。

    “父亲,我们这一次获得了九名奴隶,都是些年轻力壮的,我让他们全部去帮我们耕种去了,我们还缴获些的草叉,一把有些损坏的长剑,能填补一下我们的武器库。但是我们黑荆棘村死去了四人,其中三名是农民,一名妇女,还被烧了两座农舍,还损失了不少庄稼,我怕我们今年的粮食或许不够了,甚至我们可能还需要分发一些粮食给农民们好让他们度过下一个冬天。”卡尔想了想,大致汇报了一下。

    “是嘛,粮食不够嘛,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迪亚斯爵士沉思了起来。

    他们虽然是贵族,但是也只是最底层的乡间贵族,食物也不算是很充裕。

    “我们完全可以再多征税,让那些低贱的农民给多点粮食出来,这不就解决了么?”派恩不在意的说道。

    “不行。”迪亚斯爵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个建议,他是一个正直的骑士,这种行为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这样吧,你们让人去伦斯堡里采购些粮食回来,钱的事情我来解决。”迪亚斯爵士下了决定。

    “亲爱的,你打算怎么做?”爱莎夫人问道。

    “我打算向我们的远方亲戚借一笔钱,我们只需要度过这一年就能缓过来。”迪亚斯爵士想了想,说道。

    “好吧。”爱莎夫人皱了皱眉,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

    迪亚斯家族的亲戚没什么厉害的人物,最多也就爱莎夫人的哥哥也是一名乡间贵族罢了,甚至是连封地都没有,比他更为穷困,因此想要借够钱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磨磨蹭蹭的,都给我干活卖力点!”

    走在乡间的田地里,派恩大喝,驱使着新增的奴隶让他们不断的劳作。

    派恩本来就看他们不顺眼,因此使唤起来是真的不留余力,似乎生怕他们会得到休息一样。

    而周边的农夫也都对这些奴隶怒目圆视,这些奴隶之前可是对他们烧杀抢掠,坏了不少农田,还害了性命,现在不杀了他们都算好的了。

    奴隶们也是无可奈何,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还无法反抗,他们的脚上都带着脚铐呢。

    卡尔没有跟着自己的兄长在奴隶面前耀武扬威,事实上带着二十一世纪天朝人的灵魂,他看不惯像自己兄长那样奴役别人,哪怕这些奴隶是在他的提议下成为奴隶的。

    “啪……啪……”

    卡尔沿着小河流走着,偶尔无聊踢下一块石头,石头拍打着水面发出悦耳的声音。

    突然,随着“咕噜噜”的声音响起,一头猪猛的冲了过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现在的这些猪可不是前世那些已经完全驯化的家猪,这些半驯化的猪还保留着许多凶猛的天性,被他这么来一下怕是要躺床上了。

    卡尔迅速避开,而那头猪却似乎盯上了卡尔,呼噜着又要冲过来。

    这个时候,两名农民出现,奋力的追赶,看样子已经追了很久了,那气喘吁吁的样子隔着老远卡尔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卡尔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感情这猪是逃跑出来的,而且还被它成功了。

    卡尔松了一下筋骨,弓着身子,直勾勾的盯着这头猪。

    而这头猪好像被卡尔这种举动激怒了,用脚刨了几下地,猛的冲来。

    “就是现在!”

    卡尔抓住机会,一个翻身,稳稳的压在了猪的后背上,不得不说,虽然卡尔这具身体不如派恩,但是相比于前世的他,也绝对算得上强壮。

    猪被卡尔骑住之后,似乎想要挣扎,抖来抖去。

    这个时候,那两名农民已经赶到了,可是他们认出了卡尔,一时间惊在了原地。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一起把这猪控制住啊!”卡尔看到两人像木头一样,不由得大急。

    两人这才缓过神来,扑了上去,三人这一合力,才好不容易把这头猪给控制住了。

    “啪啪……”

    卡尔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土,让自己看起来干净点,不过那一片灰却是没那么容易搞定。

    “卡尔大人……”

    两名农民害怕极了,没想到这头猪居然冲撞了卡尔,他们不敢想卡尔这名贵族会怎么处置他们。

    “你们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让它跑出来了,这次要不是遇到我,而是其他村民,怕不是真要出事了。”卡尔责备道。

    “对不起大人,是我们的错,饶了我们吧。”比较老的那一个直接跪了下来,另一人也是跟着跪下。

    这下卡尔愣住了,反应过来连忙把二人扶起。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又没说要惩罚你们?”卡尔疑惑的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置信。

    “你叫什么名字?”卡尔指了指那个老者。

    “禀大人,我叫科诺。”科诺有些害怕。

    “那你呢?”卡尔又看向那个年轻人。

    “禀大人,我叫肯多。”肯多也是担忧,不知道为什么尊贵的贵族突然问他的名字。

    “科诺,肯多,你们把猪带回去吧,别担心,这不是你们的错,记住了,下一次别再让它跑出来了。”卡尔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笑着说道。

    科诺和肯多是真的惊了,有些不敢置信,直到卡尔远去。

    “这位贵族大人真是仁慈的人。”肯多不由得说道。

    “是啊。”科诺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微有些浑浊的眼睛里也有了些许波澜。

    回去的路上,卡尔想着他们刚刚的表现,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知道问题出自哪里,在这个时代,这些农民们要是这样冒犯了贵族,那绝对是死路一条,那是长期被压迫奴役后的奴性,只是自己的价值观让自己始终无法接受。

    “我想回家……”卡尔呢喃着,想到自己那个舒舒服服的大床和空调,忍不住叹了口气。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